在轉角發現微光

讓吳家恆老師帶您走訪台灣獨立書店,一起發現小角落的光芒。【本節目由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補助播出】

序號
主持人
節目名稱
長度
分享
點播次數
Showing 1 to 23 of 23 (1 Pages)

2018-1208-23在轉角發現微光 後驛冊店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後驛冊店

分享 以台中為出發的書店

一群熱愛台中的青年,如何營造屬於台中味的空間

為大家提供閱讀、咖啡、甜點,還有一個輕鬆的午後

 

2018-1201-22在轉角發現微光 胡思二手書店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胡思二手書店

分享 抱持「知識回收再利用」的環保精神,

胡思二手書店如何積極提供愛書人,

有品質的書籍和舒適的購書環境。

2018-1124-21在轉角發現微光 唐山書店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唐山書店

分享沒有華麗裝潢,但在微暗的地下室,

為你張羅學習之海的唐山書店,如何彰顯獨立書店的價值,

默默引介學術思潮,啟蒙年輕學子,

讓非主流與異議作品能夠被看見。

2018-1117-20在轉角發現微光 水牛書店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水牛書店

分享成立於1966年的水牛出版社,如何耕耘、成長,

延伸為為綜合型出版機構,並將夢想延伸成立獨立書店,

拉近城鄉、傳達學田理念,以及對世界的美好想像。

水牛出版社成立於1966年,因出版王尚義先生《野鴿子的黃昏》嶄露頭角。經過多年的耕耘與成長,日益擴展為綜合型出版機構;出版史哲、社會、商業、理工、兒童、教育等各領域著作。

1966年,彭誠晃先生與七位同屬牛的高中同學,創立了水牛出版社。近五十年來,水牛文庫與水牛少年文庫,陪伴許多人度過童年及青年時光。

在戒嚴時期,水牛先後接手了文星書局、仙人掌出版社相關叢書。包括梁實秋、殷海光、陳之藩、王尚義、韋政通、胡品清、黃春明、林懷民、張曉風、孟祥森等知名作家,都曾有作品在水牛出版。

水牛早期除以文學、哲學為其特色外,之後在心理、語文、歷史、童軍等領域也都有豐盛表現。水牛少年文庫,則大量引介國外經典少年讀物進入台灣,至今許多優秀譯本,仍為人津津樂道。

水牛出版社創立於1966年,在2012年,由同年出生的羅文嘉先生接手。2013年,羅先生在桃園新屋開辦台灣第一間社會企業書店,「水牛書店」就此誕生,新屋水牛提供二手書交換、以及在圖書館借書20本即可帶走一本書的活動,旨在推廣閱讀與社會公益。

2014,為了支持非營利的「新屋水牛」,第二間水牛書店選擇在台北瑞安街落腳。「台北水牛書店」繼承了老水牛出版前衛思想,以複合式經營將獨立書店、好咖啡與視障按摩結合,嘗試打造出讓人身心皆「書」服的閱讀空間。

水牛書店不同於一般書店,以推廣偏鄉閱讀及鼓舞弱勢孩童為主。除提供水牛出版品外,也自四方募集二手書籍與偏鄉讀者分享。「台北水牛」不僅成為水牛出版社的直接通路,也成了拉近城鄉、傳達學田理念的最佳橋樑。

對於世界的美好想像,我們努力付諸行動!

2018-1110-19在轉角發現微光 東海書苑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東海書苑

分享一家被稱做是『台中傳奇』以及『前輩』的獨立書店,

邀您一同通過歷史軌跡,一起品書、品咖啡,

聽見書店歷經每個時代仍屹立不搖的故事。

2018-1103-18在轉角發現微光 知文堂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知文堂 創藝書坊

分享位於鹿港國中旁,以創作型態呈現獨立文創

又被稱為『找回愛情的書店』

帶你一同從思想找回藝術創作的能量與生活

2018-1027-17在轉角發現微光 羅布森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羅布森書蟲房

一座十年不關的「獨立書店」,一個「相信就有可能」的夢想!

與客人分享店內特有的幸福與溫馨,並釋放一身的壓力。

有著對台灣美好生活的期許,不斷推動社區閱讀風氣,

要給孩子們閱讀的好去處。

2018-1020-16在轉角發現微光 樂樂書屋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樂樂書屋

分享中科森林系中最唯美的浪漫圖書館,帶你成為書的下個主人,

在閱讀中享用咖啡、茶飲,在學習中享受豐富的快樂生活。

2018-1013-15在轉角發現微光 梓書房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梓書房

分享一間有貓也有書的二手書店,

這裡除了專門收購、販售舊書外,

也收藏許多絕版新書和獨立作品,

且不定時舉辦不同類型講座活動、讀書會,

與愛書人分享豐富的文字世界。

2018-1006-14在轉角發現微光 花栗鼠繪本館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花栗鼠繪本館

城市的巷弄裡,花栗鼠在這裡等你

等著和你分享繪本的美好

這裡是兒童專屬的繪本天堂,也是親子交流的閱讀小書屋

2018-0929-13在轉角發現微光 紅絲線書店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紅絲線書店

分享在彰化這蜿蜒城市中,除了賣書也分享文化的書店,

帶你一同獨立思考,通往充滿文化活力的紅絲線。

2018-0922-12在轉角發現微光 大家書屋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大家書房

分享一個位於老眷村、新部落的獨立書店。

在那兒有個小公園,爬上公園溜滑梯,順梯滑下即到達大家書房。

2018-0915-11在轉角發現微光 本冊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本冊圖書館 佔空間

分享專注於策展、出版及空間企劃等工作,不一樣的獨立書店

讓閒置的舊空間再次利用,提供友善的展覽與閱讀空間

讓藝術走入你我的生活與日常

2018-0908-10在轉角發現微光 青鳥書店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青鳥書屋

分享追求幸福又氣質出眾的一間書店

在書香、咖啡香與烘焙香之中找回重新起飛的力量

訪問青鳥書店的瑞珊,是個頗為不同的經驗。這些年讀者的流失,出版的萎縮,每個身處這個行業的人,都有切身之感。回首,這個產業的輝煌年代確定已經過了,剩下的時光有點像是落日餘暉,浴在其中的人,即使說著美好,心底也有種失落與不安,這在訪談不少獨立書店經營者時,可以感受到的。

但是,跟瑞珊談青鳥書店,卻不太感受到這種窒悶,而是有一種真心的奮發。那種奮發是具有感染力的,跟她聊了之後,似乎感覺這個產業沒有那麼慘。瑞珊眼中之所以看到不同的風景,或許是因為她之前從事電視媒體的工作,想事情的方式不同於很多出版業者,要說她逆向也行,總之,她有點像是一個「規則的建設性破壞者」。

青鳥書店開在華山園區。華山不是沒開過書店,甚至,華山的本業就是出版,之前開的書店放在園區進門第一棟建築的一樓,照理說位置很好,但假日時常可以看到的景況是,園區人山人海,但書店門可羅雀,有些人會進來,有時不是為了書,而是找個地方吹吹冷氣,休息一下。

所以當瑞珊要在華山開青鳥,而且是開在二樓原本是倉庫的空間,是讓有些人大感意外的。二樓,邊角的劣勢,在瑞珊看來,反而是優勢。樓梯阻隔了竄流的人群,要到青鳥的人,就是真的想進來的人。不大的面積,減輕了經營的壓力,挑高的屋頂,反而讓青鳥有著明亮的光線,一掃之前華山園區書店的陰暗。

瑞珊之前在影視媒體高壓快速的步調,使得她可以以大量、密集的活動來製造存在感,而這個步調與壓力是很多出版人受不了的。瑞珊說她之前讀中文系,閱讀的範圍並沒有很廣,但是她找來張鐵志、李明璁、李清志來替書店選書。當她把書架當成平台,把選書權釋出給專業人士的時候,其實替青鳥製造了更大的吸引力。

瑞珊這些不同於一般的做法,反而營造出青鳥的優勢,也沖刷了其他書店經營者口中的苦水,最近要登場的華文朗讀節,來勢洶洶,熱鬧滾滾,今年,瑞珊還有其他的展店計畫。瑞珊把一爐冷灶燒得那麼旺,或許,這是因為她沒有忘記心中的那隻青鳥。

2018-0901-09在轉角發現微光 紀州庵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紀州庵文學森林

分享擁有風景與人文歷史的紀州庵文學森林

如何在城南的一角,為大家帶來豐沛的文學與書籍

一同沉靜在如詩如畫的閱讀世界

2018-0825-08在轉角發現微光 田園生活書店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田園城市生活風格書店

分享25年前,田園城市文化事業

如何由出版社,帶大家一同走進書店

找到專屬個人生活風格的閱讀小空間

2018-0818-07在轉角發現微光-小小書屋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 永和小小書房

分享小小書房在歷經三次搬家後

如何在10年的經營過程中成長、突破,找到屬於自己的天地

帶著大家一同愛上閱讀

2018-0811-06在轉角發現微光-上海書店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聯經書房上海書店

分享獨立書店如何擺脫傳統模式

從多樣性的經營模式走自己的路

在眾多簡體書種類中,找到屬於自己的特色。

2018-0804-05在轉角發現微光-好樣本事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VVG Something 好樣本事

分享在13坪大的空間裡,有多少各式風格的書籍,還有從世界各國蒐集回來的老件雜貨。邀請你一同在本事的每個小角落,看到來自世界各國的美好與生活提案。

認識全球最美20家書店之一的「VVG Something 好樣本事」,讓你的生活更溫暖、優質,更具世界美學觀。

2018-0728-04在轉角發現微光-法國信鴿書店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信鴿法國書店

專訪「信鴿法國書店」洪麗芬女士,孫祥珊小姐

分享創辦人施蘭芳教授,如何在臺灣創辦第一間法語書店,
把臺灣分享給法國人,也把法語書籍跟法國文化推廣給臺灣人。

關於法國信鴿書店,在網路上可以找到許多報導與介紹,在這裡就不贅述,只想談一談訪問了兩位法國信鴿書店「員工」的感想。

在台灣經營一家以「非中文書籍」為主的書店,很現實的一點就是:該語言有沒有足夠的學習者與使用者,來支撐這家書店。在台灣有以英文為主的書店,並不意外;有以日文為主的書店,也可以想像──日文與英文這兩種語言,前者是因為地理的接近、曾經受殖民的經驗還有日本文化的強勢;後者則是因為英文的國際通用性,以及台灣戰後受美國影響。

但是一家以法文為主的書店?似乎就比較難理解了。如果可以開法文書店,那應該也可以開德文書店、西班牙文書店吧?

其間的關鍵,就在信鴿書店的創辦人施蘭芳老師。

施蘭芳在70年代末來到台灣,長期在台大外文系教法文,在1999年創辦了信鴿法國書店。台灣為什麼沒有德文書店、西班牙文書店?因為這兩個語言並沒有一個像施蘭芳這樣的人。而信鴿法國書店為什麼會長成這個樣子,因為有施蘭芳。

想當然爾,要開一家法文書店,首先要照顧的,就是學法文的人,要賣的就是法文教材。這種屬於剛性需求的教科書,對於販售者來說,是躺著也可以賣的。有些賣教科書的通路,也真的就躺著賣,而且只賣好賣的。但是,施蘭芳並不是這樣想而已。

如果按照80/20法則,說不定教科書創造了八成的業績,而信鴿法國書店,還賣了許多其他領域的法文書籍,構成了八成的銷售品項,只創造了兩成的業績。對於書店經營者來說,這是個滿大的誘惑:為甚麼不賣那些能創造八成業績的少數書籍就好了,何必那麼麻煩,去賣那麼多不怎麼賣的書籍?

但也就是這樣的選擇,構成了信鴿法國書店一萬五千冊的店面展示,以及豐富的商品內容。如果拿有些在台灣的外文書店來看,會發現基本上是為大學以下的教育機構而服務,賣的是教材、語言學習、學術用書,但是法國信鴿書店不只如此,因為從施蘭芳到現在的洪麗芬,都希望信鴿法國書店是一個法國文化的櫥窗。

信鴿能夠這麼做,光憑自己的條件當然是很難做到的。除了施蘭芳的眼界與想法之外,除了在施蘭芳去世之後,有洪麗芬持續推動之外,法國在文化方面的重視,也是關鍵。信鴿一方面跟法國在台協會等機構保持良好關係,法國文化部的行政作為也及於遠在台灣的信鴿。施蘭芳與洪麗芬都獲得法國政府頒贈勳章,以表彰她們推廣法國文化的貢獻。法國文化部也會出錢讓信鴿的員工到法國參加研習,跟其他國家的法文書店進行交流。

法國信鴿書店如果沒有這樣的後盾,經營起來的難度會更高。而法國政府往人身上掛幾塊牌子,拿點錢出來把各國的書店店員找去,這種事情本小利多,做得漂亮就是西施;反之,力道不當,用錯地方找錯人,那就成了東施,成了凱子。

2018-0721-03在轉角發現微光-鹿途中旅遊書店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邀請到鹿途中旅遊書店

分享兩位愛好旅行的負責人Eva和Lulu

如何經營書店、接待世界各地的背包客,以及旅人們的旅遊小故事

「鹿途中旅遊書店」的Eva和鹿鹿。

這兩個國中是同學的女生,因為喜歡旅行,就開了一家旅遊書店,一開到現在,已經五年。

「因為喜歡旅行,就開一家書店?」這個想法的單純浪漫讓我吃驚。我心裡想,這更像是一種衝動吧。「我們就像是因為想喝牛奶,就養了一頭乳牛。」而這頭牛,也就是這家書店,就此成為兩人的負擔。若是平常進入書店,比較會看到鹿鹿,因為Eva還要出去上班賺錢來養這頭牛。

台灣的旅遊風氣應該是很盛的,每到假期,臉書上的好友好像沒有一個不出國。生活再苦,手頭再緊,也要出國走走。生活的意義在規畫下一次旅行,旅行是目標,也是救贖。尤其這幾年廉價航空崛起,交通成本大降,很多人也就利用周末,出國來一趟三天兩夜的小旅行。

旅遊風氣雖然盛,但未必表現在旅遊書的需求上。很多人上網找資料,不見得需要書,尤其只要肯找,外文的資料就某些項目,會比中文的書籍更詳細、更即時。有些人出國,因為跟團或是熟門熟路,本身就不需要書。

在旅行這種需求極為分歧,資訊極為龐大,更新的需求如此強勁的領域,書其實是有點不夠完善的載體。相應地,開一家旅遊專門書店,似乎也是一個風險高的事情。

但旅行就是這麼回事,有時候山窮水盡疑無路,但只要繼續走下去,多半會找到出路。「鹿途中」開了五年,也有它自己一套營運的方式。書店不大,陳列的書籍有限,但店主人可以應讀者的需求,幫他去找書調書。對於旅遊書,我有限的經驗是,不好的旅遊書,有如不好的旅伴,跟它(他)同行,你想不到會出甚麼樣的麻煩。有次,我在國外某城,手上拿著台灣某家出版社的書。我到了一處圓環。按圖算了算,我得順時鐘走,在第三條路右轉。

但是,那是一張簡圖,不是每一條路都畫出來。於是,我就走錯了,多花了幾分鐘的冤枉路。但是我對這本書的信任感就大打折扣,它最後直接進了當地路邊的垃圾桶。所以書怎麼挑,也是有學問的。在這方面,旅遊專業書店的店長,經驗總會比一般人豐富。

我這個例子在今天大概很難再發生,因為有網路的關係。網路的地圖與定位徹底改變了旅行這件事,它提供了很多方便,但也剝奪了很多旅行的樂趣與危險。旅行變得更有效率,更功能導向,更少的錯誤,更少的摸索,當然,旅人對於旅遊書的倚賴,也有所改變。

但是另一方面,正是因為有網路的便利,「鹿途中」在去年開始接待國外的「沙發衝浪客」,住進「鹿途中」的旅人,唯一的義務就是撥出兩小時,在店裏頭介紹自己的國家,分享旅行的經驗。只要付一杯飲料的錢,就可以參加。這個方式對於書店與外界的聯繫,與本地顧客的聯繫,對於店面的業績人氣,都有一些幫助。看看臉書上舉辦過、還有將舉辦的活動,我想都會撩撥喜愛旅行的人的心(好啦,其實是撩撥我的心)。

談到旅行,兩位店主眼睛面容發光,有時會因為可說的事情太多而不知從何說起,說到書店業績,好像也沒有很擔憂。我想,大概是旅行這件事所帶來的收穫,讓他們如此富足吧。

哪天我還會到鹿途中去走走,沒有麥克風的「威脅」,聊起來會更自在。

2018-0714-02在轉角發現微光-偵探書屋

吳家恆

本週在轉角發現微光,將分享偵探書店

帶你一同在各式各樣偵探小說世界裡探索

我在一個陰暗濕熱的傍晚,走入偵探書屋。

那是在台北南京東路圓環旁的一條小巷,昏暗的天色顯得招牌特別明亮,推門走入書店,又覺昏黃下來。數千冊書籍陳列在兩側牆面,加上桌椅陳列,和放在牆邊的書箱,走在其中,還得稍微提醒一下自己別碰著了。

 

偵探書屋的店主人給自己取了個名字,叫做「探長」──就一間以推理小說為主的書店來說,這個名字很合適。不過在現實中,探長並不參與任何案件的調查與偵辦,而是花更多的時間在打理這家書店的大小事宜,在廚房裡忙進忙出,張羅客人點的餐飲──這也是許多獨立書店的現實,光靠賣書,難以維持店面營運,必須讓讀者的精神感到飽足的同時,也達到胃囊的飽足。

在櫃檯招呼的年輕女孩是「探長夫人」。既然也負責偵探書店的營運,也取了一個相應的名字──阿嘉莎的妹妹。阿嘉莎的妹妹一開口,從她的口音就知道來自大陸。我想這樣的問題,她一定遇過許多,我也不必只求滿足自己的好奇心,開口多問。我注意到進門的架子上,有一尊高約三十公分的白瓷人像,那是六四時在廣場上的民主女神。偵探書屋怎麼會放這尊瓷像?我也沒多問。

其實也不用多問,阿嘉莎的妹妹思路清晰靈活,表達流暢,閱讀的胃口既廣且大。一提到書,就打開了話匣子,從波蘭詩人談到埃及,探長在廚房出入,有時會看到他的身影晃過眼前。

在訪談時,自然要問起,怎麼會開這麼一家書店,這個問題就得請探長自己來回答。讓我有點驚訝的是,探長是從翻譯了一本推理小說,而對這個類型產生興趣,最後開了這家書店。他並不是那種從小就讀推理小說長大的人,也不是創作者或編輯出身。但是他講起中文出版推理小說的脈絡,從日治時期開始講到晚近,可見累積深厚功力。對於國外(歐美、日本)推理小說的發展,也是如數家珍。

這自然引出另一個問題。台灣跟歐美、日本的流行,往往跟得頗緊。那麼,既然推理小說在歐美、日本都是出版市場的主力,為何在台灣的表現有相當的落差呢?照探長的看法,這是因為台灣不重視科學教育的緣故。的確,在推理小說裡,觀察、邏輯思考、推理是基本能力,除此之外,還需要具備很強的好奇心,對於人性心理的透視,對科學理論與社會現象的掌握。這些,都不是我們的教育考試體系重視的,或是能烤出來的。

從升學的投資報酬率來看,背誦、反覆演練是比較重要的,廣泛注意反而會分心,不值得鼓勵。其結果就是一大群擁有投票權,但是理盲、科盲、史盲的人民。照這個邏輯來看,推理小說的閱讀在台灣若是興盛,公民社會更有可能實現。在那之前,只要偵探書屋繼續存在,探長和阿嘉莎妹妹就會繼續整理書籍、為書上架,同時辦講座、讀劇,玩些自己覺得好玩的事情。

 

2018-0707-01在轉角發現微光-女書店

吳家恆

本週 在轉角發現微光  邀請到 女書店 

分享女書店得從無到有  再從有到無  

並如何在現階段的時代洪流中  如何堅持本道  再度恢復生機的故事 

週六七七盧溝橋事變紀念日,在台中古典台將有一個新的廣播節目播出,名字叫做「在轉角發現微光」,播出時間是上午十一點,周末晚起可以聽,聽完吃中飯也可。

這個節目將製播三十六集,每一集都會介紹一家獨立書店。出版產業在這些年所經歷的變化,身處其中的人都有深切體認,其深切的程度到了連「谷底」都很少人說了──因為到了谷底表示接下來會反彈,但是這些年卻是一谷過了還有一谷,以為已經探底,結果……。付費讀者的萎縮有如一條長鞭,一端一動,動態迅速往下傳播,接下來是通路的萎縮,然後是更上游出版社、作者譯者的萎縮。

通路是出版社與讀者相遇的場域,它的變動,出版社與讀者的感受都很深。這些年網路書店與實體書店的消長,甚為明顯,而實體連鎖書店有網路化的能力,也有規模優勢。相形之下,沒有連鎖優勢的單一書店受到網路書店與連鎖書店的擠壓,承受的壓力更大,所處的環境更險峻。

所以,既然有了一個廣播節目來介紹所謂獨立書店,也只好一反常態,介紹一下。聽不聽,無所謂,但是可以對這些書店多一些關注,多一些滋潤。

首先就會碰到一個問題:獨立書店如何定義?如果一家書店開了分店,還算不算獨立書店?如果獨立書店受惠於這幾年政府照顧獨立書店的政策,那還值不值得介紹?這個節目共有三十六集,台灣的獨立書店何止三十六家?就算只算中部以北,也不只這個數,那麼,沒被介紹到的,要怎麼說呢?

這些問題很難回答,回答了也未必周全,未必讓人滿意,不如先擱置。反正三十六家書店,總有掛一漏萬的事兒。是否獨立?如何獨立?不如把焦點放在各家書店身上,還比較實在些。開書店是樁美事,也是樁樂事,但也是樁苦事。早些年,愛鳥的吳尊賢在台大附近開了一家「自然野趣書店」,每次經過書店,總覺得吳老闆的臉上有一種無奈與無聊。愛鳥的人,該在山林間遊走,鎮日被書店羈絆,有如籠中之鳥。幾年後,店關人去鳥飛。

開書店有其浪漫的一面,也有其殘酷的一面。這個節目要介紹獨立書店,不是要為獨立書店美化,因為,用假象把不明究裡的人騙進來,是不道德的事。我希望在節目裡,讓受訪者說說開書店的熱情、衝動與理想,也要談談開書店的辛苦與現實。

這種感觸在本周六播出的訪問「女書店」目前的負責人吳嘉麗教授,是很真實的。在九○年代,我在教育電台主持過一個介紹書的節目,就介紹過女書店。當時的台灣在「向前走」的樂觀氛圍中,新興力量恣意發展,衝撞舊體制。女性主義也充滿活力,健將遊走,理論紛飛。女書店在這樣的環境中,於一九九四年成立。當然,要談女書店的成立,還要從整個八○年代台灣婦女運動的脈絡來談,因為,在一九八二年成立的婦女新知基金會創始成員,與後來涉入女書店運作的人有相當的重疊。

透過出版與書籍的流通,是啟迪人心的重要手段,但也有台灣法令的特殊條件。因為在戒嚴時代,要成立人民團體頗受刁難,但是成立雜誌社可以發行雜誌,也可以舉辦活動,反倒是可行之路。於是,女書店的種子就這麼播下。

台灣性別意識抬頭,平權社會的進展,八○年代以婦女新知基金會為首的這股運動功不可沒。許多人受到這股風潮啟蒙,之後也走上女性研究的路,進而進入學院之中。照理說,台灣婦女運動蓬勃發展,女書店的經營應該蒸蒸日上才對。

其實不然。

女書店這幾年經營日漸慘淡,去年還傳出曾因財務困難,一度歇業。如今經過一番整理,由淡江大學化學系退休的吳嘉麗教授擔任負責人。為何以致之?最簡單的說法,就是環境變化。前面說的網路書店崛起與連鎖書店的壯大,讀者的閱讀習慣當然都是原因。但是所有的非網路書店與非連鎖書店都遭逢類似的挑戰,為何有些能求存,有些陷困境?

市場機制是個很麻煩的東西。有些人視市場機制為神聖,但有些人視之為邪惡。從前面的角度來看,市場機制是個汰弱存強的機制,沒辦法在商業運轉下求取資源出入的平衡,就會被市場淘汰。那些過於倚靠補助、捐款與善意的組織,有時會遮掩經營的盲點與缺失,很可能因此鈍化了自身的耐力與彈性,失去了因應變局的能力。但麻煩的是,商業機制並非衡量一切的標準,也不是所有的東西都可以用商業的成敗來衡量。許多宗教靈性與藝術的追求,對真理與愛情的執著,是無法用商業來解釋的。一個社會進步的程度,也可以從這個社會在某些領域擺脫商業箝制的程度來衡量。

但是,如果把這個思路往前推展,就會把商業看成有礙學術追求,有害於理想,扼殺熱情的邪惡力量。否定市場,往往是自身受害。如何謀求與之共存之道,才是值得認真思索的。

獨立書店是獨具特色、文化價值的交流場所,也是散播國民美學、知識跟培養閱讀的種子。它是一種「生活風格」、「身分認同」,也可能是一個社區的「文化特色」。它佇立在每個社區的各巷街角,與社區的人們建立強烈的情感生活,也傳遞好幾代人的知識內涵,不斷推廣著知識與閱讀的力量。讓吳家恆老師帶您走訪台灣獨立書店,一起發現小角落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