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愛樂人講堂《樂讀馬勒的交響人生》

2021愛樂人講堂 開課囉!
 本講座依疫情指揮中心滾動式調整,如有更新資訊將同步通知報名者。
 本系列講座遵守
歌劇院「安心場館」防疫措施公告實聯制、戴口罩、禁止飲食、量體溫、手部消毒。

 欲參加講座者歡迎填寫>>>  2021愛樂人講堂報名表單  


  講座日期

4/9(五)、4/28(三)、5/11(二)、8/21(六)、8/31(二)、9/10(五)9/28(二)、10.26(二)、11/4(四)、11/30(二)

 

  講座時間

晚上19:00-22:00

一堂課3小時,中間無休息

 

  講座地點

臺中國家歌劇院.小劇場 

 

  報名費用

單堂 $800
全系列10堂套票優惠 $6,800 (原價$8,000) 4/9套票優惠截止

 

  課程注意事項

1.活動當天憑電子票券驗票入場,主辦單位將於開課前兩日發送提醒函;開課前一天以簡訊提醒您。
2.課程依老師實際上課進度調整,主辦單位保留課程內容更動權利。

 

  課程大綱

4/9(五)第一堂:巨人的足跡-馬勒第一號交響曲
第一號交響曲是馬勒交響曲中較容易親近的作品。1884年,馬勒以24歲之齡提筆創作,歷經四年光陰完成。在首演時雖未受到矚目,但馬勒的音樂風格卻已在這首初試啼聲之作裡表露無遺。馬勒在這首交響曲中不避諱地將出現在他心底的各種聲音如實呈現,其成熟的風格也預示了馬勒未來創作的路線。在他的音樂裡,我們能體悟人生、寄託信仰、窺見死亡、參透無常。或許就是這樣的真實,讓身處紛亂時代的我們對馬勒的音樂心有戚戚焉;或許就是這樣的洞察力,馬勒才能在有生之年,自信滿滿地說出:「我的時代終將來臨!」

4/28(二)第二堂:復活的真諦-馬勒第二號交響曲
第二號交響曲的雛型是源自於馬勒在1888年所創作的單樂章交響詩《葬禮》,經過五年醞釀,馬勒將這首交響詩納入他的五樂章交響曲中,成為了第一樂章,緊接著再繼續寫下第二與第三樂章。然而在構思終曲時,馬勒遇到瓶頸,隨後卻在指揮大師畢羅的葬禮中獲得靈感。他引用了克羅普史托克的詩篇《復活》中的兩段詩文,還加入了一首《少年魔號》中的歌曲《原光》,終於在1894年定稿完成。在這首交響曲中,馬勒對於「死後是否還有生命?」發出疑問,回憶生前的美好,歷經信心的失落與崩解,最後終於再度找回信心與肯定,結束在一個超越、永恆的新生與期盼中。

5/11(二)第三堂:大自然的呼喚-馬勒第三號交響曲
自 1895 到 1896 年,歷經了兩個夏天的創作,馬勒終於完成了他的第三號交響曲。有別於前兩首交響曲對於人生與死亡的探索及反思,在這首交響曲中,馬勒將靈感觸角伸向大自然,以宏觀的視野與格局寫下大自然帶給他的體悟。而從哲學觀點解讀,也可發現馬勒在這首交響曲中對於叔本華與尼采思想的參悟與見解。此外,在馬勒音樂中所流露出的泛神論思想,也證明了他筆下的大自然並非流於表面上的風景描寫,而是一種體會了天地間的深沉與奧秘之後,極為纖細、敏銳的感應。正如同當年他為這首交響曲所留下的這段文字:「只要想想如此宏偉的作品,它反映了整個世界,...人在其中,僅只是宇宙所演奏的一件樂器。」

8/21(六)第四堂:天堂的嘆息-馬勒第四號交響曲
馬勒前四首交響曲的創作期又被稱為「少年魔號」時期,有此命名是由於馬勒在這些交響曲中所採用的素材幾乎都來自於當年他為《少年魔號》詩集所寫下的歌曲,而本曲的主要取材便是其中的《在天國的生活》。原本馬勒想將這首創作於1892年的歌曲引入第三號交響曲的第七樂章,但後來馬勒認為此曲有發展成獨立交響曲的潛力,因此便將這首歌曲發展成為他最精巧、最具有古典主義風格的第四號交響曲。只可惜這首作品當年首演時竟然受到劣評,甚至被認為是故弄玄虛的做作,如此評論對照起當今樂壇紛紛認為這首交響曲是馬勒所有交響曲中最精緻明朗、受人喜愛的作品實有天壤之別,再次證明古典音樂因應時代變遷所產生的奇妙效應是多麼地耐人尋味。

8/31(二)第五堂:死亡與愛的詠歌-馬勒第五號交響曲
1901年初才因操勞過度與死神擦身而過,同年底馬勒就與維也納才貌並具的第一美女訂婚,而第五號交響曲的創作呈現的正是馬勒對於造化弄人、生命無常的深刻體悟。還沒找到真愛以前,馬勒寫下了第五號交響曲的前三個樂章,音樂流露出死亡來襲時的悲憤與無奈。但隨後的兩個樂章卻是寫在新婚燕爾的夏季,幸福甜蜜與明朗燦爛的樂風扭轉了這首交響曲原有的氛圍,成為了具有極端性格、前後風格迥異的精采傑作。這樣的安排設計完全貼合了作曲家創作時的生活經驗,同時也讓我們看見馬勒面對死亡與愛情時的真性情。

9/10(五)第六堂:命運的巨槌-馬勒第六號交響曲
雖然許多人都認為馬勒是個悲觀的音樂家,但事實上馬勒所有的交響曲最終尾聲幾乎都以象徵光輝勝利或超脫昇華的大調做為結尾,唯獨第六號交響曲是以小調作結,而這樣的安排似乎也許這首交響曲的別名《悲劇》相互呼應。然而悲觀與悲劇是否真能畫上等號?而在終樂章裡,馬勒原先安排的三次木槌落下究竟是難以逃脫的宿命還是正面迎擊的魄力?深入了解這首交響曲,相信你會找到答案。

9/28(二)第七堂:夜與光的千姿百態-馬勒第七號交響曲
第七號交響曲可說是馬勒所有交響曲作品中最為奇異的一首作品。當年馬勒先完成了標示為「夜晚音樂」的第二與第四樂章,隔年再接著完成了穿插其中的第一、三、五樂章,如此特殊的樂曲架構在交響曲史上可說前所未有。此外,在前四個與夜晚息息相關的樂章中,除了馬勒在第一樂章中所提出的質疑之外,我們聽見的不再是前兩首交響曲中常常提及的死亡與打擊,反而是一種隱晦的神秘與玄妙的浪漫。然而到了那如同陽光普照般的終樂章,不僅明亮燦爛的音樂讓人感到刺眼,馬勒似乎也未就第一樂章的提問給予明確的解答,就連在馬勒終樂章裡常見到的昇華與救贖樂段在此也不再明顯。究竟馬勒在這首交響曲裡想要呈現的意念是什麼?也許這正是馬勒所留給世人最難參透的謎題。

10/26(二)第八堂:宇宙之聲-馬勒第八號交響曲
1906年夏天,馬勒僅以十週時間完成了第八號交響曲。這首交響曲捨棄傳統的樂章結構,因應兩段截然不同的文本素材而區分成兩大部分。在第一部分中,馬勒以九世紀的拉丁讚美詩《求造物主聖靈降臨》為題材,用交響化的方式將人聲入樂,寫下了恢宏浩瀚的音樂篇章。而第二部分的素材則取自十九世紀歌德鉅作《浮士德》第二部的終場〈浮士德升天場景〉,如同清唱劇般的音樂設計與唱段安排讓此部分充滿了戲劇張力與感染力。從創作背景來查考,我們能理解馬勒之所以將兩種不同文本結合於同一首交響曲,其原因在於第一部分的讚美詩事實上是觸發了馬勒創作第二部分《浮士德升天場景》的靈感來源,無論音樂格局與演出篇幅也都忠實呈現了這樣的態勢。也因此馬勒才會以如此獨特的方式寫下這首被他喻為「宇宙運行之聲」的宏偉鉅作,而這同時也是他所有交響曲中最能傳達「喜樂之源」的代表作。

11/4(四)第九堂:生亦黯、死亦然-馬勒《大地之歌》
《大地之歌》是交響曲還是聯篇歌曲?多年來許多音樂學者莫衷一是。若從樂曲的架構來看,《大地之歌》屬於連篇歌曲似乎是當然解答。但若從交響曲的角度來看,那麼第一首歌曲中對於人生幾何、世間悲苦的悲歌呈現的就是馬勒一貫在交響曲首樂章中所留下的提問。隨後的第二到第四首歌曲則像是交響曲中的中間樂章,以慢板與詼諧曲形塑格局,描繪孤獨、青春與愛情等人生百態。在第五首歌曲中馬勒似乎為如夢的人生找到了方向,但真正的答案其實落在第六首-這是一首長大的終樂章。在這個樂章裡無論歌詞或音樂都充滿了各種意象,從鳴琴歌唱、春天綻放、湛藍蒼穹到最後的無盡與永恆…,馬勒藉由這些意象與別出心裁的音樂設計傳達了他對於生死的觀點,無關負面或悲觀,就只是一種泰然。這樣的音樂絕無僅有,是馬勒留給世間最真摯的告白。

11/30(二)第十堂:告別與凋零-馬勒第九號交響曲
這是馬勒最後一首完成的交響曲,也是他一生中在交響樂世界中所追求的總結。姑且不論馬勒是否為了避開「九之大限」而刻意將前一首大型作品更名為《大地之歌》,相信只要聽過這首交響曲,任何人都會對樂曲中所散發出來那無以名狀的深沈與如影隨行的嘆息而印象深刻。從第一樂章的送葬音樂、第二樂章正邪難 分的舞曲、第三樂章對人生庸碌徒勞的反諷到終樂章向世界道別的悵然,我們聽到了馬勒對於人生的各種描繪,同時也窺見馬勒在面對死亡貼近時如何向世界道別的心路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