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入古典音樂殿堂

邁入古典音樂殿堂是個老少咸宜,也是個對想要進入古典音樂中探索細節的聽友們一個入門卻又能夠逐級往上提升聆賞內容與難度的最佳節目。

序號
主持人
節目名稱
長度
分享
點播次數
1
吳家恆 / 劉岠渭
【邁入古典音樂殿堂】04-節奏模式(下)
55:31
263

節奏對我們的影響是很深的,介紹節奏模式時,有許多例子都是舞曲,因為終究舞曲就是一種節奏模式從頭貫穿到尾的音樂,莫札特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791)第36首交響曲的第三樂章,雖然不是每個小節都是一長一短,但是這個一長一短都在重要的地方出現,強調這個一長一短的節奏模式,來做為這個曲子給人深刻印象的要素。

蕭邦 (Frederic Chopin, 1810-1849)第二首敘事曲靈感來自於一個水仙的故事,一短一長給人的感覺是比較輕的,彷彿水波輕輕撥動的感覺。沒有介紹過的節奏模式,兩短一長是可快可慢,這種節奏模式很常出現在古典音樂中,莫札特第40號交響曲第一樂章展現出莫札特最直接的浪漫跟熱情,兩短一長的節奏雖然不是從頭到尾,但這個節奏就像在開頭點一個火苗,音樂就燒下去了,除此之外,莫札特在他的歌劇中也用過同樣的方式來表達這樣的效果,在費加洛婚禮裡頭的詠嘆調裡可以清楚兩短一長的節奏。

早期古典作曲家勒布倫 (Ludwig Lebrun, 1752-1790)的雙簧管協奏曲,這首還不太算是節奏模式,它比較重要的是在音程方面,從低音到高音四度音程的進行,很多音樂都會用這種方式開頭,屬於一短一長的模式,給人挺身而出的感覺。舒伯特 (Franz Schubert, 1797-1828)-鱒魚、孟德爾頌 (Felix Mendelssohn, 1809-1847)op.49鋼琴三重奏與韋伯 (Carl Maria von Weber, 1786-1826)的魔彈射手裡面的獵人合唱也都是四度上行。

第一講的主題是音樂的脈動、語言和情緒,它們都跟節奏有很大的關係,除了介紹不同的節奏模式,並延伸出跟音層結合在一起,四度音程,給人邁出一步的感覺,鱒魚、op.49鋼琴三重奏、勒布倫的雙簧管第一樂章跟魔彈射手,這四個例子都是四度上行,有趣的是,這四個例子都是同調的,一個小調一個大調,小調大調的情緒是很不同的,儘管開始的音都是一樣的音高,但後面出現的音樂是四個都完全不同的情感。

說到波瀾舞曲,就會想到蕭邦,但其實早在他之前就已經有許多作曲家寫過波蘭舞曲,例如韋伯 (Carl Maria von Weber, 1786-1826)在魔彈射手歌劇裡的詠嘆調,幾乎就是以波瀾舞曲的節奏寫成的,我們也能在貝多芬 (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三重協奏曲第三樂章裡頭聽到波蘭舞曲。每個地區有他們的民族舞蹈的特色,例如比才 (Georges Bizet, 1838-1875)所寫的卡門裡女主角所唱的哈巴奈拉舞曲;西班牙的作曲家所寫的音樂往往會使用他們民族舞蹈的節拍,波麗露舞曲是西班牙的音樂,而拉威爾 (Maurice Ravel, 1875-1937)寫的波麗露舞曲最有名,用很少的樂器很輕的開始,樂器慢慢添加,聲音越來越大聲,從最小聲到最大聲,從一件樂器到整個管弦樂團,長達十五分鐘的漸強。

目前所提到的節奏模式並沒有包括所有的節奏模式,但舉出幾個例子讓大家認識,而且也喚起大家聽音樂時對於節奏敏銳的感覺,例如兩短一長給人催促、騷動不安的情緒,而一長兩短時可以表達舒緩的感覺,不同的節奏模式給人不同的個性,簡單的模式可以變化出豐富的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