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入古典音樂殿堂

邁入古典音樂殿堂是個老少咸宜,也是個對想要進入古典音樂中探索細節的聽友們一個入門卻又能夠逐級往上提升聆賞內容與難度的最佳節目。

序號
主持人
節目名稱
長度
分享
點播次數
1
吳家恆 / 劉岠渭
【邁入古典音樂殿堂】07-音樂的性格
52:16
261

當一個真的會欣賞音樂的人,凡是美的音樂,他都需要聽到。   

音樂雖然沒有實際的生命,但每首音樂都展現不同性格,而性格是透過很多技巧來達成的,這些技巧中,音程聽起來是比較專業的,而它其實就是在說兩個音之間的距離,音程較窄,聽起來比較平緩,維持在細微的波動當中,反之,聽起來則比較突兀。   

奧地利作曲家布魯克納 (Anton Bruckner, 1824-1896)第四號交響曲的第二樂章,那幾個很凸顯的音都是屬於大跳音程的位置,使得旋律有很獨特的性格,雖然音量不是很大,但情感是很強烈的;再者如巴哈 (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第二首小提琴習奏曲的第二樂章,可以在這個例子中聽到巴哈善用大跳的手法,由於巴哈不太會寫規矩的單旋律,所以能聽到樂隊的主題有時會跟SOLO的主題交融,做出維妙的融合。   

跟大跳相反,級進(Step)是一階一階的,不論是向上或向下,有點像喃喃自語的感覺,聽起來跟大跳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樣的,巴洛克時期的義大利作曲家阿爾比諾尼 (Tomaso Albinoni, 1671-1751)的慢板,從頭到尾都是級進的,比較保守、畏縮的隱藏式的心情;俄國作曲家拉赫曼尼諾夫 (Sergei Rachmaninov, 1873-1943)第二號鋼琴協奏曲第一樂章,在一開始就給人很強的感染力,用鋼琴引導,把樂團帶出來,樂團所演奏的旋律就是很典型級進的例子,聽起來好像在哀嘆、呻吟,而阿爾比諾尼跟拉赫曼尼諾夫雖然是完全不一樣的世代,但以同樣的手法來傳達他們的情感。   

再來比級進更小的單位-半音,有些音樂會去強調半音的進行,但因為完全都是用半音,很難形成獨立的旋律,所以這種音樂多半是一種特殊效果,呼嘯而來呼嘯而去的感覺,林姆斯基-高沙可夫 (Nikolai Rimsky-Korsakov,1844-1908)歌劇裡面的一首曲子-大黃蜂的飛行,從頭到尾都是半音的進行,可以清楚的聽出像一陣風捲過來捲過去的感覺,他並沒有用這個音樂傳達深刻的情感,但是卻讓你體驗到很獨特的聲響;蕭邦 (Frederic Chopin, 1810-1849)的第二首鋼琴練習曲也可以聽到這樣風格。不過半音會破壞我們對於調性的感覺,有調性的音樂就像地心引力,沒有調性的音樂聽起來是很飄的,沒有支點,歌劇魅影中也常常使用半音的方式表現。很明顯的,速度是決定音樂性格很重要的因素之一,交響樂是多樂章的作品,而樂章之間性格基本的設定就是在音樂速度的差別,所以交響曲 (Symphony)裡最明顯可以聽出速度對於樂章性格的影響,貝多芬 (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的命運交響曲的第一樂章與第二樂章,為了故意形成一種對比性,貝多芬在第二樂章選了一個慢板的樂章,雖然不是特別慢,可是跟第一樂章的奔騰還是有鮮明對比;有一種叫彈性速度(Tempo Rubato),音樂在進行中有種隨性的感覺,李斯特 (Liszt Ferenc, 1811-1886)的第二號匈牙利狂想曲與薩拉撒特的流浪者之歌都把彈性速度發揮得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