邁入古典音樂殿堂

邁入古典音樂殿堂是個老少咸宜,也是個對想要進入古典音樂中探索細節的聽友們一個入門卻又能夠逐級往上提升聆賞內容與難度的最佳節目。

序號
主持人
節目名稱
長度
分享
點播次數
1
吳家恆 / 劉岠渭
【邁入古典音樂殿堂】14-音樂的詞彙(2)
54:15
233

音樂世界的語彙是千變萬化的,我們又可以這麼多這麼不同的變化中,歸納出某些非常規律的東西,規律的東西本身也可以再做變化,前後的扎實的結構中句子的型式是可以有很多變化的。 海頓 (Joseph Haydn, 1732-1809)的第92號『牛津』交響曲第四樂章,四個短句作為前、四個短句做為後,把一個問句切成四塊,在一前一後結束之後,再反覆一次加入不同的樂器,音樂就是這樣有生命的東西,每往前一步,機會就一直不斷出現。

義大利歌劇作家翁貝托‧焦爾達諾(Umberto Giordano)的歌劇《安德烈‧謝尼埃》(Andrea Chenier)中的一首詠嘆調Come un bel di maggio,他是比較行板比較慢一點的速度,張力是比較大一點的。 這是一種比較獨特的,並不是邏輯式的結構,作曲家先設計出短短的句子,他後面的音樂就句子中某一個要素或節奏去做延伸,反覆跟擴充變成一個完整的句子,不是對稱的句型而是長短句的形式,韋瓦第 (Antonio Vivaldi, 1678-1741)的小提琴協奏曲,是很典型的巴洛克式快板的音樂,一開始是樂隊的音樂,獨奏樂器出來只有第一句是扣住樂隊的第一句,接下來後面的音樂就散開了,獨奏樂器走自己的路。巴哈 (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的第三號《布蘭登堡協奏曲》也是很標準這種手法,大協奏曲獨奏的部分不是一件樂器而是多數的樂器,韋瓦第跟巴哈都是巴洛克時期的作曲家,音樂都是用紡織滾雪球式來完成的,他跟工整呼應式的句子是完全不同的。有時候在音樂進行中,作曲中刻意製造一聲大聲、一聲小聲,造成回音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