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不缺席》 -埔里基督教醫院

在埔里山區裡有一間醫院,儘管醫療資源短缺,但依然在這個小小的山城裡堅持著他們的使命,守護著在地需要幫助的人──他們就是埔里基督教醫院。今年古典音樂台決定將所有聖誕義賣金額捐贈給埔基,希望為埔基盡一份心力。歡迎你,來聽聽他們的故事、體驗他們的心路歷程。

Showing 1 to 21 of 21 (1 Pages)

長照計畫 - 在地老化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鄭羽彤:其實應該說在現在這個社會,就是大家都希望在自己熟悉的地方能夠終老。

老有所終,對都市人而言並不困難。然而偏鄉地區,或因醫療資源,或因家庭經濟結構的限制,如何讓長輩們安心自在地在熟悉的環境終老,成了南投埔里基督教醫院長期以來關注與努力的方向。

鄭羽彤:我是鄭羽彤,那現在主要負責的業務是日間照顧。「在地老化」其實就是一個延續性,就是一個全人的照護模式。所以「在地老化」從健康開始,我們就提供半日托的服務,然後到失能、失智。輕微的,那我們就是提供全日型,白天的照顧;那程度比較嚴重的,那我們就有團體家屋,就是24小時比較人性化的照顧方式。讓他能夠在埔里他熟悉的地方能夠終老。

【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一起,用愛照亮偏鄉醫療】~以上單元由福貞控股贊助播出

長照計畫 - 自己照顧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921地震之後,除了外出工作的年輕人,埔里地區的婦女們也承擔起重建家園的經濟重擔,意外凸顯出當地照顧人力上的問題。

鄭羽彤:我是鄭羽彤,目前在愚人之友基金會當社工。那我們就想到說那怎麼樣去照顧這些老人跟小孩,那我們就培訓了婦女來當照顧服務員,一方面他也可以多賺一些錢然後幫助家裡那又可以照顧自己家的小孩,那也可以幫助更多老人能夠得到照顧。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南投埔里基督教醫院期盼有效運用在地人力資源,讓自己人陪伴長輩們在熟悉的環境終老。

伯馨:我是長照小組的同工伯馨。那藉由當地的服務員來照顧自己社區或者村莊的長輩,長輩們他們就可以擁有熟悉的人、事、物,然後讓他們有相同的文化、語言的陪伴。心中會有踏實的感覺。

【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一起,用愛照亮偏鄉醫療】~以上單元由福貞控股贊助播出

長照計畫 - 長照需求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台灣已邁入高齡化社會,然而像埔里這樣青年嚴重外移的地區,人口老化更為顯著,相較於都會區也就更早一步邁入高齡社會的階段。

趙文崇:是埔里基督教醫院趙文崇醫師。南投縣表面上看是高齡化,但事實上由於年輕人都出外就學,大埔里地區,包括山地鄉,長輩人口都超過15%以上,加上大埔里地區地廣人稀,生活的機能都不如都會區,所以老人的生活更形困難。

偏鄉老人另一個在照護方面所面臨的問題,就是偏遠地區專業照護人員取得不易。

趙文崇:這個偏鄉,地廣人稀,各式各樣的需求都有,那這個專業人才大概就不是那麼樣的充裕。所以這一些有它的獨特性,跟我們現在在外面,特別是都會區裡面在談的這些長輩的照護,這個是不一樣的。

【為愛,多走一里路。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用愛拉近城鄉醫療品質】~以上單元由福貞控股贊助播出

長照計畫 - 家庭托顧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家有學齡前的孩子,保母通常是雙薪家庭的好幫手,那如果年邁的父母也需要有人代為看顧呢?長期照顧服務中的「家庭托顧」,提供了解決之道。

伯馨:我是長照小組的同工伯馨。家托我覺得它有點類似我們當初小時候的,保母。那現在我們把這些長輩當成小孩子白天就由服務員來幫他們做服務,那到了下午,就把他們再送回家裡去。家人就可以很放心的去拼經濟。

在偏鄉部落,「家庭托顧」服務也逐漸開花結果。

趙文崇: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趙文崇醫師。那這一些就是在那個部落裡面的長輩們,他每一天就到一個區域裡面去,在那個家裡面大家一起,卡有伴、可以講話。現在目前我們在偏鄉幾個部落已經開始在推這個事情,非常的成功。

【為愛,多走一里路。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用愛拉近城鄉醫療品質】~以上單元由福貞控股贊助播出

長照計畫 - 學員訓練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伯馨:他自述說他每天都像一塊乾的海綿,很認真努力的學習,所以他會認為那一次的職業訓練,讓他有了目標,然後學習到一技之長。 他寫了一句說:伯馨姐,如果沒有認識妳,我可能早就走上不想再呼吸的路了。

一個照顧服務員的訓練課程,改變了原本肩負照顧家庭重擔,卻只能靠做手工賺取生活費的學員的生命。南投埔里基督教醫院長照小組同工林柏馨說,許多學員靠打零工謀生,放下工作來受訓得抱很大決心;而她也從學員身上,看見工作的價值。

伯馨:幫助人,真的是幫助人。我會覺得說你看到他們這些人,然後你從他們來報名的時候那種不安、那種徬徨,到結訓的時候他們那種來跟你抱抱,然後那種自信,你就會覺得說很安慰。

【因為有愛,就不孤單。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一起把愛帶到偏遠的角落】~以上單元由福貞控股贊助播出

長照計畫 - 社區增能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趙文崇:我們是希望我們把社區照顧長輩的這個能力把它增強,讓社區彼此守望相助。那麼社區即照護場,那這裡面缺的,就是技術,就是知識。

照顧老人並不需要高深的學問,然而基本的照護方法和老人特質,年輕人卻不一定瞭解。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南投埔里基督教醫院長照教學大樓的設立,期盼培育出優質的照顧服務員外,也能提供家庭主要照顧者指導。

趙文崇: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趙文崇醫師。那這個是一個推展教育,所以這些事情我們需要有一個比較好的環境來讓我們的家屬,他能夠來到這個地方,接受到訓練,讓我們這個社區整個對於長輩的照顧能夠更進一步,而且讓這一些回來在大埔里地區的這些長輩們能夠過得尊嚴。

【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一起,用愛照亮偏鄉醫療】~以上單元由福貞控股贊助播出

家托個案 - 不再遺憾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李美玲,一個南投縣仁愛鄉長大的原住民。幾年前,患有高血壓的丈夫過世,嫁到台北的她選擇回到家鄉,投入照服員的培訓,為自己,打開了另一扇窗。

李美玲:它排的那個課程,真的都是我當初我做太太的,完全是沒有去注意的。讓我去覺得我好像太多事情沒有做。然後,愈上愈有興趣,然後那種使命感就出來了。

為了不讓遺憾再發生,李美玲把對先生的愛,轉化為服務更多需要幫助的老人和家庭。

李美玲:就像我們一個案主,她自己開瓦斯,結果那個瓦斯忘了關,你說她的小孩怎麼會放心讓一個老人還是身障者獨自在家呢?我覺得如果在原鄉偏遠地區有一個家托,你們的孩子是不是可以安心去工作?我後來發現我自己,我選擇的事情是對的,所以我會一直做。

【因為有愛,就不孤單。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一起把愛帶到偏遠的角落】~以上單元由福貞控股贊助播出

家托個案 - 偏鄉家托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過去機構式的照顧方式,迫使許多老人得適應新的環境,然而對他們而言,最好的治療環境,應該是他最熟悉的地方。成立全台第一個原鄉身心障礙家庭托顧住所的李美玲舉例……

李美玲:如果說我們原住民跑到都市去待在機構,他聽到的全部都是他聽不懂的語言,你認為你要找誰講話?他會沒有朋友、對象講話,你想他會進步嗎?他一定馬上迅速退化的。

偏鄉地區保留著緊密的鄰里關係,正好強化了家庭托顧服務中「社區化照顧」的功能。

李美玲:我覺得如果在原鄉偏遠地區有一個家托,怎麼會不好?你怎麼跑我也知道你跑到哪裡去,尤其是失智的,我們沿路上都有自己的親朋好友。我覺得人到最後,他要的東西就是要回歸原點,他原來的地方。

【為愛,多走一里路。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用愛拉近城鄉醫療品質】~以上單元由福貞控股贊助播出

家托個案 - 難題危機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走入鄉村或部落,不難發現放眼望去盡是老人和孩子,「老人嬰仔庄」讓高齡化社會在這些地方不單單只是名詞。從事家庭托顧服務的李美玲,對這樣的現象感到擔憂。

李美玲:「老人孩子庄」,我很早就聽說這個,但是我們那時候不知道那個危機在哪裡?我覺得這個工作真的需要多一點。因為年輕人都要到外面奮鬥賺錢,留下來就是老人跟孩子。

然而,要在偏鄉部落推廣長期照護教育,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伯馨: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的同工,我是伯馨。因為埔里畢竟真的是一個山城,他們幾乎就是靠著打零工,或者就是靠著一些農作物的收成來維持家庭的經濟。那如何讓他們踏出部落到這邊來學習,我會覺得這是一個需要去克服的難題。

【為愛,多走一里路。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用愛拉近城鄉醫療品質】~以上單元由福貞控股贊助播出

居家護理 - 走出醫院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林羅玲:他要帶下來,然後到醫院,換管他還要掛號還要等,等完還要回去,病人很辛苦,家屬也很辛苦,所以我覺得說這個居家是要去做。特別是鄉下的病人,他們真的沒辦法來醫院。

對許多偏鄉居民來說,看病的過程,就如同往返醫院那條曲折蜿蜒的山路,艱辛難走;而這一趟趟舟車勞頓的醫療之路,也讓南投埔里基督教醫院家醫科林羅玲醫師決心走出醫院。

林羅玲:我常常想就是說,我們將來可能也會像他們這樣,我們也很希望說人家可以幫我們做這些事情。常常去看也是一種感情嘛!你會關心他們,特別是那種兩個老人家在家裡。像我做居家有時候個案已經走掉,我想說是不是有時間去看另外一個老人家,不知道他怎麼過得好過不好。


【因為有愛,就不孤單。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一起把愛帶到偏遠的角落】~以上單元由福貞控股贊助播出

居家護理 - 弱勢困難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醫療的便利,使人們在接受良好的照顧之餘,開始檢視資源浪費的問題。然而,在南投埔里基督教醫院護理師古筱媛眼中,仍舊有許多我們想像不到的照護缺口,存在於那些不輕易被發現的角落。

古筱媛:他們真的經濟上沒辦法。比如說一個鼻胃管的阿嬤,他們可能就是一罐很普通的克寧奶粉,然後就這樣一天餵3到4餐。或者是他有褥瘡,我們希望他去買一些人工皮,那他沒辦法0。或者是換藥的時候,捨不得用那個手套,就是徒手這樣子。

回歸醫療的本質,應該是聽見並回應「需要」的聲音。

古筱媛:我們埔里區的老人家就是比其他都市高很多,那他們在經濟上,或者是他們就醫的一些便利性都很不好,所以我覺得居家護理在埔里這個小地方是很重要的。

【因為有愛,就不孤單。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一起把愛帶到偏遠的角落】~以上單元由福貞控股贊助播出

居家護理 - 需求責任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林羅玲:我去的時候才知道說,喔真的一定要去!那個阿伯都不會動他是爬樓梯的,要下來就是要人抱下來,所以他媳婦很怕說沒有人要去給他換管,我說你放心我們一定會來的,因為我看到說他有這種需要。

即便城鄉有差距,但每個人對醫療的需求卻是相等的。包含林羅玲醫師在內的南投埔里基督教醫院居家護理團隊,便是在這些居民的需求上,看見了自己的責任。

林羅玲:通常這些人都是臥床的病人,那個他們又住很鄉下,而且有時候,像在家裡只有阿嬤跟阿公,有時候就擺在那邊嘛,有時候很久才換。所以我們去的地方很遠,南豐村、中正村也去。在做這個過程當中,你到外面你就會看到很多很多不一樣的情況,有的真的是很可憐,沒有人要理他。

【因為有愛,就不孤單。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一起把愛帶到偏遠的角落】~以上單元由福貞控股贊助播出

居家護理 - 將心比心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林羅玲:你看每個月要下來,然後像剛才那個先生所說還要等,然後要回去。其實他們也很辛苦,就是將心比心嘛!

因為「將心比心」,因為心疼那些千里迢迢來醫院看病的病患,年輕時就從菲律賓來到南投埔里基督教醫院服務的林羅玲醫師,在這個偏鄉小鎮一待將近三十年。偏鄉病患就醫的不便,促使她願意持續投入居家照護的服務。

林羅玲:有一次一個原住民跟我講說,上一次我坐不上12點的車子,我4點才坐得上,他是住信義鄉,他要到水里,從水里再坐車子到信義鄉,所以我一定會跟他們老人家講說,你們住很遠,你們幾點要坐車子,你要先跟我講。你看他到山上已經很晚,而且都是老人家。你會關心他們,有時候常常看到老人家自己來,我心裡很……心疼。

【因為有愛,就不孤單。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一起把愛帶到偏遠的角落】~以上單元由福貞控股贊助播出

失智照護 - 心力交瘁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陳秀鳳:他們的情緒一上來,他們沒辦法控制,我要摔桌子,我就摔,真正要打人一下,手就過來了。

照顧一般老人和照顧失智長者所面臨的問題,其實有很大的不同。在南投埔里失智團體家屋「福氣村」服務的陳秀鳳觀察發現,家屬往往在長期的照護壓力下心力交瘁,也因此更凸顯了長照機構與政策的迫切需要。

陳秀鳳:大部分他們都照顧得沒辦法照顧,很累很累。專業的人員來照顧,可以減輕他許多的壓力。你像說我們都經過培訓,我們比較能瞭解長輩他所需要的,因為家屬又有工作要忙,難免如果像這樣的話容易起爭執,反而會影響家庭的氣氛。所以長期照顧我覺得真的很需要。

【為愛,多走一里路。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用愛拉近城鄉醫療品質】~以上單元由福貞控股贊助播出

失智照護 - 家屬壓力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曹宗美:失智的老人真的很不好照顧,以家屬的角度來看的話,說實在的,這個長期沒辦法負荷。

照顧失智長者的過程,就像一場磨人的漫長告別,他們常在情緒或行為上令照顧者身心俱疲。面對沉重的照護負擔,受過護理專業訓練的曹宗美,娓娓道出照顧失智父親那段日子的壓力與糾結。

曹宗美:在照顧他這樣方面我會覺得非常的無力感,因為他會有幻聽幻覺,他也會有一些失控的行為。像說他就是會去撞牆,晚上就不睡覺,變成說我們白天上班晚上照顧他,那這樣子就整個精神跟生活上面就是整個大亂。像這樣子長期的壓力,我們就沒辦法負荷!真的就是只能靠這些機構的人員幫忙,要有一個喘息的空間啦!

【為愛,多走一里路。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用愛拉近城鄉醫療品質】~以上單元由福貞控股贊助播出

失智照護 - 孝不孝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曹宗美:送我父親到這個機構來的時候,我們一開始考慮到的是當然就是經濟的壓力,再來就是說人家會不會覺得我們很奇怪,怎麼會把家人送到那個地方去。

家有失智長輩的曹宗美,一語道出了許多家屬長久以來內心的掙扎。南投埔里基督教醫院神經內科主任梅聖年醫師分析,基於孝道與顧及旁人眼光,多數人還是把長輩留在家中自己照料。

曹宗美:他覺得我的父親還能夠吃、能夠動,那為什麼把他送到機構裡面?可是這個對他,因為他本身能夠照顧的常識也不是很足夠,或是他的環境對這個老人也不是很好的一個環境。所以我們也給他規勸,應該送到機構裡面去。

【為愛,多走一里路。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用愛拉近城鄉醫療品質】~以上單元由福貞控股贊助播出

長照相關 - 重整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在南投埔里偏鄉地區,獨居老人是弱勢族群當中更為弱勢的一群,他們孤立,與人鮮少互動,久而久之,身心各方面都出了問題。

林文堂:我是懷恩養護中心的主任林文堂。那獨居的情況都是有滿多問題的,我覺得我們在做一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幫他做生命重整,那一旦到機構入住以後,慢慢的讓他們又找回這種社會的群體生活。那接著就是他們生活照顧的部份,因為在機構的生活,規律的生活就能夠讓一個人身心得到平穩、得到健康。

幫助這些獨居老人恢復人際互動與健康之外,還要幫他們找回“家”的溫暖。

林文堂:另外一個就是我們會著重到他們家庭關係的維繫,那介入的目的是希望說,逐漸把他們失聯已久的親情,想盡辦法的把它逐漸再拉回來。

【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彼此以恩慈相待,常存憐憫的心。】

長照相關 - 圓夢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安養中心,是個累積思念的地方;這裡的老人總有個心願,就是回家看看家人。兩年前,南投埔里懷恩養護中心教保組長桑菁菁規劃了帶老人返家的「圓夢計畫」。

桑菁菁:我們不會讓阿公阿嬤住在懷恩就好像住在機構裡。我要講一個小故事,那吳梓阿公今年身體不是很好,所以我們就決定幫他提前暖壽,那家人都很感動,家人謝謝懷恩所有的工作人員這樣子用心的照顧阿公。

協助老人家們實現心願,讓護理組長楊文惠有了更深刻的感受。

楊文惠:像今年我有參與到機構裡面一個100歲的阿公,他不斷不斷的時時刻刻都想回家,所以我們就是讓他回家,那我才真正的體會到說,這個叫做「全人照護」。我們應用了全家、全人、全程、全隊的一個理念,去實現阿公的心願。

【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院長陳恒常,讓我們彼此以恩慈相待,常存憐憫的心。】

長照相關 - 在這裡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詹弘廷:大家平安,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神經內科的主治醫師-詹弘廷醫師。我的病人偏向年紀老,這些老人常常會有中風、有失智症的問題,常常他們跟我講說詹醫師,你救了我,可是爛命一條,這樣子的生命事實上是有殘缺的。 

照顧跟醫療是同樣重要,不是只有醫療,很多醫不好的你怎麼照顧他,可能注意他的老本,注意他的老伴,注意他的老友,注意他的居住環境,那要有不同的活動,有的是…勾毛線,有的是懷舊,這樣的活動來促成他生活的獨立性,這就是長期照護。過去醫生,感冒看完就好了,現在不行阿,從搖籃到墳墓你都要care。

我在這裡看的病人,都是我的老朋友,像親友一樣的病人。當他年老,當他不適合再長途跋涉,只需要有一些基本的照顧的時候,我就在這裡。

【愛是永不止息,讓我們為需要的人多走一里路。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蕭錦鋒牧師,願你健康平安】

長照相關 - 尊嚴篇

企製團隊

(有新資料再填寫)

【山城的愚人牧歌】

高齡化社會,不分城市、偏鄉。13年前的九二一大地震,在南投震出了許多老人問題。

林文堂:其實南投屬於一個高齡化的一個縣市,當時,埔基就是有看見這樣的一個需要。所以我們在2000年7月1號就成立了「愚人之友基金會」。早期我們是針對比較健康型的老人來做這樣的一個日託服務,那慢慢的就是有失智的長輩、失能的長輩。

長期照護,是一場馬拉松式的照顧,社工張秀冠和懷恩養護復健中心主任-林文堂,都是投身其中,也樂在其中的人。

林文堂:人進入老年,他最重要的就是回顧他的一生,然後重整他的一生。我們能夠在整個生活中能夠逐漸恢復他的信心,能夠重建他的社會關係,使他成爲一個很有價值、很有尊嚴的人。

【愛是永不止息,讓我們為需要的人多走一里路。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蕭錦鋒牧師,願你健康平安】

長照相關 - 懷恩篇

企製團隊

【山城的愚人牧歌】

林文堂:我叫林文堂,我是那個懷恩養護復健中心的主任。現在居住在我們那邊一位獨居的阿嬤,他是一個人獨立住在一棟三層樓透天的房子裡面,就是整個吃喝拉撒睡都在房間裡面,所以我們就決定安排來懷恩接受照顧。

記者:阿嬤!你今年幾歲?
阿嬤:七十五。這裡人比較多,我在那邊只有我自己一個人,要自己煮,這裡照三餐吃,還是熱的。

林文堂:住了一個月以後覺得她人就開始有在改變。三個女兒一段時間就會來看他,會帶孫子過來,那他們就真的把機構當成是他媽媽的一個家。那到機構之後,他有固定醫院送過來的餐點,然後有固定的洗澡時間,有固定的睡眠時間,有團體活動,讓我們覺得服務就很有價值。

【愛是永不止息,讓我們為需要的人多走一里路。我是埔里基督教醫院蕭錦鋒牧師,願你健康平安】

《埔里基督教醫院-『長期照護教學大樓』籌建計劃》

埔里基督教醫院位於偏遠地區,這五十年來不辭辛苦的奔走山林之間,從艱困的山地巡迴醫療服務到緊急災難救護的投入,努力提升山城醫療資源和品質。

但隨著埔里地區老人人口增加,埔里基督教醫院除了要面臨醫療資源的短缺,還得兼顧醫療品質。為此,埔里基督教醫院籌建「長照護教學大樓」,努力建構連續性、整合性之長期照護體系,希望能縮短城鄉醫療差距,在有愛與關懷中以專業服務題中長輩一個有尊嚴、有品質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