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守護者

「愛,不是我們要去的地方,而是我們要出發的地方!」 白袍守護者,報導台灣各地默默奉獻的守護者們,藉由實地採訪深度報導,讓更多聽眾了解與認識這些台灣角落美好的價值。 *本單元感謝CSD中衛贊助播出

Showing 51 to 70 of 70 (2 Pages)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早療影響篇

企製團隊

我覺得我們的工作是真的可以去影響或是改變一個人的生命歷程的。

【白袍守護者】

六年前,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來到了新竹北埔鄉,成為孩子的守護者。在這裡,發展遲緩的孩子就算輸在起跑點,他們背後還有這群溫暖的加油團,用早療陪伴每個小生命。執行長陳力磑說。

我覺得這是一個讓我可以獲得很多成就感的地方一個部分是,透過我的一個投入或是透過我們的一個協助,這個孩子他原本的未來可能是不被看好的,你會看到很多孩子其實是被學校老師或家長直接放棄的,但是透過我們協助之後,這孩子好像又有了第二次的一個機會,那我覺得這是一開始讓我非常感動的一個事情。有趣的是我還看到一開始我們就是Focus在兒童而已,但是後來發現其實透過孩子的改變,讓整個家庭爸媽對孩子態度改變,甚至影響到整個家庭,甚至有時候會影響到老師整個帶班的一個方式,我會覺得原來我是一個人是可以改變到或是影響到這麼多人。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為發展遲緩的孩子點亮未來的希望→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早療標籤篇

企製團隊

我比較不會去著重在孩子是自閉症或是過動或是智能障礙或是什麼的,我覺得這部分是幫助孩子幫助我們了解孩子有哪一些特質。

【白袍守護者】

我覺得多數的人或是一般社會大眾其實對於可能發展遲緩孩子或特殊需求,的一個認識不太足夠,當我們對這樣子的議題不認識的時候我們可能就會害怕,或者是想保持距離,所以現在其實很多家長會很害怕,去醫院做檢查或是做什麼篩檢就是怕我的孩子被貼上標籤,我就會跟他說其實這個標籤是我們大人自己貼的,孩子就是孩子,只是他可能因為有哪一些先天的原因,造成他在生活上出現某一些障礙物或是不足人的地方,那我覺得可以去思考的事情是未來我們如何讓社會大眾去更了解或是更包容我們這樣子的一個族群。幫助這個孩子可以更好的是融入到我們家庭或是生活裡面。

大家好我是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的執行長我叫力磑。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為發展遲緩的孩子點亮未來的希望→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生命可能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在偏鄉,很多發展遲緩的孩子需要協助,對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職能治療師呂子涵來說,一路上有付出、也有獲得。

那我從事職能治療師這個行業目前是第六年。職能治療師跟個案的關係比較像是我們是一個PARTNERT的關係,我跟你一起往前走你會給我一些回饋。然後我們就彼此互相學習彼此互相成長。那個大概是我剛到新竹工作的時候,遇到的一個小朋友,那他是出生的時候缺氧,所以出生沒有哭,然後臉是黑的,當下的產科醫生就幫他做急救,那當時醫生的預後是沒有很好的,將來他可能將來是沒有辦法走,也沒有辦法坐,也沒有辦法站,那這個孩子大概到,回來開始做復健應該是6個月,一直到現在應該是兩歲多,我們第一次看到他站起來的時候,其實是很感動的。對將來可能可能扶著助行器是可以走的,所以其實生命會有很多你無法預期的可能,但是我們要一直一起做下去,如果你現在就放棄了那就什麼都沒有了。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為發展遲緩的孩子點亮未來的希望→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家長成長篇

企製團隊

就是我們療癒介入之後其實孩子的成長以及家長的成長其實都是我們可以看得到的。

【白袍守護者】

這個家庭本身就是低社經地位低收入戶,他們家有四個孩子,推測大概都是因為家庭環境的影響並不是先天的,老三的部分的話主要是他坐不住,然後已經三四歲了還在吃奶嘴,那叫了他的名字他好像也不太有反應,就是老么的部分的話,已經兩歲多了怎麼都沒有聲音,兩歲多照理來說孩子應該要會講爸爸媽媽,拜拜謝謝這一些簡單的基本的口語詞彙,那其實在跟爸爸媽媽還有阿嬤溝通過程中他們都覺得,那孩子就等他大一點進入到學校真的有需要那再說啊,服務了一年多之後突然有一天,爸爸主動跟我們說,社工老師,我們家那個小的啊現在都沒有口語欸,他是不是有需要去做評估啊,對然後所以這一點是我們覺得說,進入到家庭裡面去真的有讓家長改變了他的一些對於兒童發展的概念跟想法。

大家好我是行動療育協會的社工師恩慈。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為發展遲緩的孩子點亮未來的希望→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孩子成長篇

企製團隊

現在這邊很多新住民的家庭,爸爸媽媽忙於工作忙於生計,所以這個孩子只是什麼,被養而已。

【白袍守護者】

大家好我是北埔鄉立幼兒園的宛之老師。他打算入園的時候我們就開始觀察這個孩子,發現到他不太會說話。而且他來的時候是整個全齒都是蛀牙的。然後你跟他說什麼都聽不懂,請他拿碗聽不懂,拿湯匙聽不懂,他只有他自己,世界只有他自己。我們都會帶孩子們去爬山,我在山上過程中一路上就一直跟他講話,啊你幫我看那個花朵是什麼顏色,白色的耶有幾片花瓣,有五片,就一直跟他講話,後來慢慢他會分享了,會跟別人做遊戲,這個就是她進步的地方。

大家好我是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的執行長我叫力磑。不管是特殊的孩子還是一般的孩子,他們就是孩子!所有的孩子都是想要開心的跟別人玩,想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也許他可能還沒有學到正確的表達,也許他還在成長的過程當中,那我會希望大家可以去多包容然後多去了解他們。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為發展遲緩的孩子點亮未來的希望→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教育現場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那天,我們跟著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的腳步,走進了位於新竹北埔山坡上的幼兒園。很難想像的是,這裡的孩子,每十位就有兩位可能有發展遲緩的問題。

大家好我是北埔鄉立幼兒園的宛芝老師,在一個比較偏遠的地方,這些孩子他們受的文化刺激跟家庭結構的因素會讓這些孩子可能比較多,有一個孩子也是混和性的發展遲緩,那這個孩子不大會說話,比方說爸爸媽媽阿公就沒了,他只會看著你講話那只會對著你哭。其實很多孩子,他們是直到來到了幼兒園他才發現到我沒有辦法跟大家一樣。甚至於說是已經到發展到現在到國高中了這些孩子陸續狀況都出現,回溯到幼兒時期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早期療育真的很重要,他們的黃金時期就是在這個時候,你越早幫他,他們的能力就能夠恢復到越好。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為發展遲緩的孩子點亮未來的希望→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個案故事篇

企製團隊

台灣有兩個平行世界,一個就是我每天在生活上看到的世界,那另外的就是我們可能不願意去看或是我們根本不曉得的世界。

【白袍守護者】

我們之前在五峰有一個孩子是,他比較像是腦性麻痺,那我印象很深刻是因為,他們家其實包含了像是酗酒用藥、家暴。那這樣的孩子它其實是被出養出去的,又因為身體,發展遲緩的關係又被退回來,你會想這孩子這真的是人球的感覺,每次去家裡家訪發現這家裡就鬧哄哄的,爸媽會帶孩的方法就是用打罵的方式。那其實透過我們協助之後,媽媽會發現原來我的孩子是可以聽懂我在做什麼,那會發現我孩子除了原本只能在地上爬之外他也是有能力自己坐起來,那我就會發現這個孩子從一開始沒有人要的小孩,變成現在是媽媽的生活的一個支柱。

大家好我是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的執行長我叫力磑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為發展遲緩的孩子點亮未來的希望→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偏鄉早療篇

企製團隊

我覺得在偏鄉會遇到的狀況是大家都覺得,應該說有太多單位來這裡就是捐款捐物資拍拍照拍拍屁股人就走了…

【白袍守護者】

大家好我是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的執行長我叫力磑。我們一開始在成立這個協會或是我當初在做的時候,是自己打電話去給我們所有的學校,然後問問看學校有沒有需要協助或是你們覺得可能你們帶起來比較力不從心的孩子,前面大概花了兩年的時間去這樣子把整個聯絡的一個早療脈絡網絡去建立起來力磑執行長,在偏鄉服務這邊大概投身了大概快6年吧,那在尤其在偏鄉會看到很多的孩子並不是因為先天性的原因造成的發展遲緩,而是因為可能因為家庭的生活模式。以尖石五峰來說好了,一家三個四個小孩那是很基本的,那六七個都還蠻常見,但是因為山上又沒有穩定的工作他們大部分都打零工或是接受補助,就是有時候生存下來就是一個很棒的一件事情了。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為發展遲緩的孩子點亮未來的希望→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協會進駐篇

企製團隊

就是我們其實去做早療不是讓小孩子從有病變成沒病,而是幫助孩子可以更好地回歸到他原本的生活裡面。

【白袍守護者】

當車子開進新竹山區,層層山巒隔開與城市的距離,也孤立了許多無能為力的家庭。沒有早療觀念的偏鄉,很多發展遲緩的孩子一旦起步晚了,就看不到未來。

大家好我是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的執行長我叫力磑,對那我們現在單位的話有兩位包含我是兩位正職的職能治療師,跟一位正職社工,那還有三位就是跟我們合作的治療師,以往我們就是待在醫療院所然後家長會自己帶著孩子來,但是到了社區或者是偏鄉之後我們會發現我們需要挨家挨戶的去拜訪,我們不會直接跟家長說你的孩子是有問題的,或是你的孩子是發展遲緩,大部分家長現在所有的家長都沒辦法接受,我覺得要讓家長看到改變,一定是要讓家長先看到孩子的改變。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為發展遲緩的孩子點亮未來的希望→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協會創立篇

企製團隊

山上後山的需要服務的孩子其實很多,那時候我還去單車環島募款,然後先從北埔峨嵋還有尖石前山這邊.. 

【白袍守護者】

大家好我是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的執行長我叫力磑,那我本身擔任兒童職能治療師大概8年左右,在偏鄉服務這邊大概投身了快6年吧。之前其實是在一般的醫療診所,當初會成立這個協會的原因其實很單純就是,那個時候我們其實透過政府承接了一個偏鄉兒童篩檢的一個活動,但是比較可惜的事情是,孩子篩檢出來確認可能需要後續支援介入的時候,然後就沒有後續了。所以那時候就單純秉持可不可以多做一些的心態,大部分人會覺得你治療師其實在醫院或是診所安安穩穩的工作,多數孩子其實都已經可以去醫院做療育就好為什麼還要自己跑出來做這件事情?但是其實他們可以透過我分享才了解到,原來還有這麼一群人是我們曾經看不到的。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為發展遲緩的孩子點亮未來的希望→

迦南養護院-10憨兒願望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我是屏東迦南身心障礙養護院的執行長杜佳樺。

有些憨兒會想家人。有一個孩子像清明節的時候,忽然間跟我說我想看爸爸,他沒有家人,他媽媽過世他爸爸也過世就是…20多歲來這邊,目前已經住9年了,他忽然間跟我說他要看爸爸,我說爸爸在哪裡?他說在靈骨塔,那我就去打聽啊,跟他的村長打聽他爸爸的靈骨塔在哪裡、名字叫什麼,結果就在我們內埔的靈骨塔,我真的帶著孩子去找他爸爸的靈骨塔位啊,我就請他推著梯子然後摸著他爸爸靈骨塔塔位的那個牌子、那個門牌然後跟爸爸說話,有接觸才有心靈的溝通嘛,就是孩子有需求我們盡量就是去協助他,讓我說這些是折翼的天使,我們需要去幫助他、協助他讓他能生活正常化。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行醫近一甲子,溫暖守候老憨兒的杜醫師→

迦南養護院-09生命體悟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生命的改變是因為從服務到身障者,你接觸越多你的感受越多,因為他們都是我們老師啊,每一個服務的個案我們都學習怎麼去幫助更多弱勢的人。我們在服務身障者基本上喔不要帶任何情緒、也不要帶任何感情,因為悲傷離合會有的,雖然我們對他像家人一樣的照顧他,是有感情的,可是終究因為他們是障礙的關係,會比我們早離開這個世間,如果他們走了,我們還要積極去往下個身障者來服務。

感動很多人的幫忙(笑),以後有機會來我們機構,不要跟我們說辛苦了會越來越沒力,要跟我們加油,尤其你在服務弱勢的身障者,他們都是比較虛弱的人,我們要需要帶活力給他們。

我是屏東迦南身心障礙養護院的執行長杜佳樺。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行醫近一甲子,溫暖守候老憨兒的杜醫師→

迦南養護院-08等待守候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大家好,我是包江連,那我在迦南從事10幾年了,從事教保員的工作已經20幾年的時間

除了愛心耐心跟等候,我覺得等候,因為你要去等候一個個案去跟你敞開他們的心胸要很長的時間,然後這個學生永遠都是封閉自己,你還是要一個接納的心去面對他們,我都是學習等待著去敞開他們的心。

我覺得他們給我很大的動力,然後這個動力並不是一般人可以用言語形容的生活無礙,心裡才有障礙,挪去心中的障礙,接受大家的祝福,那我就覺得是跟他們互動之外看見他們的對生命的熱愛,然後對生命一個堅持,那何況對一個個案來講那個在有生之年,面對他自己的人生歷練有一個活出自己、活出一個色彩的人生,對他們而言也是一個完美的end。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行醫近一甲子,溫暖守候老憨兒的杜醫師→

迦南養護院-07小娟告白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爸爸,你不用擔心,我在迦南裡過得很快樂,你辛苦了。

大家好,我是包江連,那我在迦南從事10幾年了,小娟她是六年級生,她有小腦萎縮症,因為她的父母親離異,主要照顧人是她的父親,9年前轉來我們屏東迦南機構,她不同於別人就是說她是正常人、她聽得懂,只是礙於她不能接受她的現況,所以她就有很多的負面的情緒。

其實我那時候花了大概3年的時間跟她才有真正的去彼此接納對方、然後去了解彼此的需要,如果她發生狀況,或是說她發生一些心情低潮,她第一個都先來找我啊因為跟我的關係就如同姐妹一樣。

謝謝你這些年的照顧,我愛你。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行醫近一甲子,溫暖守候老憨兒的杜醫師→

迦南養護院-06快樂憨兒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真正高興地見到你,歡迎來到迦南裡,歡迎X2… 

來到屏東迦南身心障礙養護院,老憨兒的天真與快樂,讓我們忘記在他們身上的限制,而他們的餘生,都有杜英吉醫師的陪伴。

一住進來也許二十幾歲,一直幫助他們到終老,24小時照顧,也有植物人,尿布啦,食物啦,食衣住行看病,生命是無價的,並不是有錢出錢就可以,愛心是做不下去啦。現在我的家人都在幫我,照顧人是一個團體,沒有一個可以單獨做,我只是拋磚引玉而已。

歡迎你們來,祝你幸福快樂,永浴愛河。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行醫近一甲子,溫暖守候老憨兒的杜醫師→

迦南養護院-05個案故事篇

企製團隊

迦南養護院-從醫之路篇

迦南養護院-家庭出身篇

迦南養護院-偏鄉義診篇

迦南養護院-迦南憨兒篇

【白袍守護者】

我是屏東迦南身心障礙養護院的執行長杜佳樺。

我覺得我們人群中有很多弱勢,身障者是弱勢中的弱勢。我曾經幫助過一個老人家。在縣政府社工帶領我們去看他的時候,他是住在一個車棚、一張單人床,都沒有窗戶沒有廁所,因為他還有截肢、又中風過,我看到他說那你怎麼煮飯啊,他就這樣爬到地上喔,用兩個磚頭啊,然後就把那個鍋子白鐵鍋放水,就這樣點火。當我們看到這麼弱勢、這麼無助的身障者,我們迦南來幫助他。這種喜樂不是說你用錢能買得到的。這些清寒家庭本來就沒有能力好好去照顧他們重度的身障的成員喔,也是我們盡能力去多做一點事情,為社會多做一點事情來幫助一個家庭。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行醫近一甲子,溫暖守候老憨兒的杜醫師→

迦南養護院-04迦南憨兒篇

企製團隊

迦南養護院-從醫之路篇

迦南養護院-家庭出身篇

迦南養護院-偏鄉義診篇

迦南養護院-個案故事篇

【白袍守護者】

我是屏東迦南身心障礙養護院的執行長杜佳樺,我們收容的是18歲以上的智能障礙者,目前迦南中有20多位會走動的憨兒、有30位需要坐輪椅,我們的重癱區幾乎他們都沒有辦法自己穿衣服吃飯啊,迦南就是這些身障者最終的家。

我是杜英吉醫師,那老憨兒大部分都是父母過世了,所以我看到的老憨兒~他們啊,比乞丐還可憐,有時候父母死了幾天了,他肚子餓捧著肚子,也都不曉得,一發現,父親死了,沒有東西吃,住在這邊的老憨兒,他們生病了,我治療好,他們笑嘻嘻,就是我最大的回饋,都沒有金錢的收入。我夠用就好了,知足常樂!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行醫近一甲子,溫暖守候老憨兒的杜醫師→

迦南養護院-03偏鄉義診篇

企製團隊

迦南養護院-從醫之路篇

迦南養護院-家庭出身篇

迦南養護院-迦南憨兒篇

迦南養護院-個案故事篇

我是杜英吉醫師,做人就是要知足常樂,還有要快樂要助人為快樂之本~

【白袍守護者】

到過偏鄉義診,海邊也去過,到山上,霧台,三地門啦,大部分都是老人小孩,只有禮拜天下午,我就開車去義診。

我是屏東迦南身心障礙養護院的執行長杜佳樺。

從小到大都看我爸爸是一個非常盡責的醫生啊,從禮拜一到禮拜天天天都要看病,偶爾也會到跟著志工團到山上去做免費的醫療服務,所以我小時候假日的時候就是坐在他的車後,看到他就是載著一些藥物啊去幫助鄉下一些病患,那我覺得是他的快樂來源啊,他看到每個病患被醫治好了,然後來說謝謝杜醫師啦上次幫我什麼病狀醫好了齁,這一生就得到快樂了。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行醫近一甲子,溫暖守候老憨兒的杜醫師→

迦南養護院-02家庭出身篇

企製團隊

迦南養護院-從醫之路篇

迦南養護院-偏鄉義診篇

迦南養護院-迦南憨兒篇

迦南養護院-個案故事篇

我,杜英吉醫師,病人的健康與福祉,將為我的首要顧念。

【白袍守護者】

我小時候住在很鄉下很鄉下,我們家裡都是耕田的做農的,是嘉義縣新港鄉一個小村落,我們村上根本沒人在讀書啦小鄉下啦齁,我的父母都反對我去當醫生他說,念書要幹什麼?我哥哥小學畢業就在耕田啦,考醫學院要花很多錢耶!所以我只有寫一個志願,考國防醫學院。

兩年的行醫就要到醫院了,就選擇在屏東,沒想到一住就住了幾十年。醫生很少嘛,看病的人又很多,所以一天忙到晚,那時候病人很多,每一個人給我開過刀的都記得我是杜醫師,我都不記得他的名字。連我救活的名字我也…過去的我都忘記了!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行醫近一甲子,溫暖守候老憨兒的杜醫師→

迦南養護院-01從醫之路篇

企製團隊

迦南養護院-家庭出身篇

迦南養護院-偏鄉義診篇

迦南養護院-迦南憨兒篇

迦南養護院-個案故事篇

我,杜英吉醫師,身為醫業人員一員,保證,將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

【白袍守護者】

踏進小小的診間,就好像走進了他的世界。說起話來永遠掛著笑容,這位和藹的爺爺,今年82歲。他乾淨的白袍上繡著五個字─醫師,杜英吉。

到六年級的時候,我弟弟生病,那時候大概是腦膜炎人很多,我說哇~人的生活怎麼這麼苦呢,以後能夠有機會來當醫生的話,我自願救救這些,看病的人,來治病~我以前在屏東,一天最多要看到300個病人! 頭昏腦脹的,一個醫院都看不了那麼多,在屏東窮鄉僻壤,欠帳的人,我從來就沒有去收。所以我當醫生並不是賺錢為目的,我是要服務人家,幫人家解除痛苦。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行醫近一甲子,溫暖守候老憨兒的杜醫師→

現在,或許不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但絕對是個《共好》的時代。
那裡有需要,就往哪裡去。
全民守護的道路,不是一個人走,是「醫群人」,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