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守護者

「愛,不是我們要去的地方,而是我們要出發的地方!」 白袍守護者,報導台灣各地默默奉獻的守護者們,藉由實地採訪深度報導,讓更多聽眾了解與認識這些台灣角落美好的價值。 *本單元感謝CSD中衛贊助播出

序號
主持人
節目名稱
長度
分享
點播次數
Showing 1 to 50 of 65 (2 Pages)

台中市自閉症協進會-不平坦的人生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從小孩到大人、從就學到出社會,人生,從來就不是一路平坦。但對自閉症的孩子來說,經歷的困難就像高山與低谷,路程崎嶇難行。台中市自閉症協進會總幹事蔡嘉華說

我們最常面對問題是家長跟我們回饋,為什麼我的孩子發展總是這麼慢?好學齡階段到了,老師知不知道怎麼教我的孩子,同學為什麼都不理他,好接下來青春期到了,他們會對異性產生好奇,那可是他們的障礙讓他沒有辦法去理解,然後他畢業了,然後他要去哪裡? 所以從學齡前一路到他成年,都是家長很需要擔心然後不斷在思考那下一步要怎麼做,他們就只是跟一般的人不一樣,可是不一樣沒有好或不好,他們就需要更多的包容接納跟肯定,這個社會也需要學習更多不一樣多元的眼光。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中市自閉症協進會-宣導服務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我是台中市自閉症教育協進會總幹事嘉華。

其實以前在我的生命歷程裡面,我沒有接觸過自閉症者,那我後來我可以理解到說其實我們有時候在公車上,會看到有一些人他可能會一直不斷的敲他的頭,我開始可以理解那個狀況是什麼了。

從不了解到能同理,總幹事蔡嘉華感觸良多。不管在校園裡,還是在社會上,這群肯納孩子一直都在,但只有我們真正瞭解,才能幫助肯納兒走入一般的生活。

協會有一個服務其實就是宣導服務,校園裡面的自閉症孩子越來越多,那同學們她第一次遇到班上有這樣子的其他特殊的同學,他可能會哭鬧他可能會突然的尖叫,那在不了解的狀況之下他們可能會跟他漸行漸遠,那協會就會派我們培訓過的校園宣導講師入班或入校去宣導。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中市自閉症協進會-最幸福的孩子篇

企製團隊

我們有家長在怨嘆說他的人生因為孩子而改變,我說不是,我們人生因為孩子而確定是這個方向。

【白袍守護者】

出生在醫生世家,從小,他沒有考過第一名以外的名次,長大後也如願當了骨科醫師,直到上天賜給他一位肯納兒,讓他的人生從此大轉彎…..

我是黃穎峰,現在是台中市自閉症教育協進會的理事長。我從我孩子三歲我就診斷他自閉症了,一般人應該…碰到人生挫折要怎麼…要憤怒、否認,我沒有啊,我不知道我有失去什麼,那我覺得我得到一個非常溫暖、很善良,我說我是在這個上層社會臥底的丐幫分舵主,像我們這樣子的家長分配一個自閉症讓我照顧,還算是適才適所,其實我還滿開心的,我果然自命不凡,我有個自閉症的孩子,那我想我可以讓他變成全台灣最幸福的自閉症孩子。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中市自閉症協進會-守望者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像我的孩子他不會講話,我如果告訴你說,我兒子28歲,他現在已經學會在社區門口等車來接他,你不覺得那是有什麼稀奇的事情,但是對我孩子來講,他今年才會。像這種成長的那個喜悅只有我們自己家長會知道。

肯納兒家長,就像孩子一生的守望者,這條看不見終點的旅程,只能一步一步 慢慢走。同是肯納兒家屬的台中市自閉症協進會理事長黃穎峰說

有一個常見的誤解是自閉症都是天才,這個是讓普通地球人覺得很有趣很新奇,那並不是每個孩子都有這樣子可以表現出來的天才。很多自閉症家長的苦,只有自閉症家長有辦法了解。

家裡有與眾不同的火星孩子,生活的酸甜苦辣也隨之加倍,能夠陪伴他們用自己的速度認識世界,是每個父母心中最大的期望。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中市自閉症協進會-火星的孩子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我是黃穎峰,現在是台中市自閉症教育協進會的理事長。

在這裡的孩子,最大的已經年近50歲,他們大腦的思考方式獨一無二,卻常常被地球人誤解與孤立。他們,是自閉症教育協進會的肯納兒,也被稱為來自火星的孩子。

自閉症在醫學上的診斷,他是一個非常大的範圍,典型自閉症他的障礙比較明顯,跟大家不一樣,或是他能力比大家要差,那另外一批講話很流利甚至講話詞彙很古典很正式,甚至他們講話非常的尖酸,也被稱為亞斯伯格,他沒有辦法了解我們地球人的想法。台灣民國76年解嚴之後,相同需求的家長就集合在一起,那成立了台中自閉症協會,這一群面臨一樣的困難的家長那,組織在一起為自己的孩子跟類似的孩子爭取一些在最早是在教育上的,結合特殊教育的一些權利。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陳英詔醫師-我願意篇

企製團隊

我是陳英詔醫師,那我現在是在宜蘭開一個在宅醫療專門型的診所。

【白袍守護者】

其實我小時候沒有想過自己會當醫生啊,小時候的夢想是當老師吧,當藝術家,或是去林務局工作,那後來不小心就當了醫生了,那可是在當醫生的這個過程當中當然會看到醫界很多樣貌,因為我覺得在宅醫療這個領域他非常的新,而且他是一個需求很大的領域,就是可能不缺一個家醫科醫師也不缺一個骨科醫師,那可能這個部落裡面他缺乏一個願意走到部落的醫師,或是有很多老人家他是希望在家往生,但是缺乏這樣的人可以滿足這個需求,那我們應該是去看說這個社會哪裡有需求,那我們看看自己能不能填補那個空缺。

有些事,多了你的投入,可能就會不一樣。在宅醫療是陳英詔守護病人的方法,也是他一生的使命跟志業。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陳英詔醫師-陪到最後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根據統計,2025年台灣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為了服務行動不便的病人,「在宅醫療」這個新模式將成為解方。但目前還在起步階段的台灣,願意做的醫生少之又少,全力投入在宅醫療的陳英詔醫師走在最前面,也與我們分享他的看見。

我的個案大部分是經濟弱勢,有些環境確實是不大好,我們光背包要找個乾淨的角落放都找不到。 (記者:會有獨居或者是什麼樣子的狀況嗎?)會啊會啊會有獨居者,就真的沒有照顧者,像我們現在的業務大概八成都是以慢性病照顧為主,高齡啊。幫他量個血壓、測個血糖,幫他抽血檢查,像診療但是場地是在家裡面,那我們承諾他說,你不管什麼狀況都可以都願意幫你處理,希望照顧到有一天可能5年後,或是幾年後他到了生命末期一樣可以在家裡,這塊應該是更有意義的。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陳英詔醫師-信賴關係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有人說:「家,才是最好的病房。」在宅醫療,是翻轉無效醫療的寧靜革命。投入居家醫療的宜蘭醫師陳英詔告訴我們,從Cure治癒到Care照護,信任與承諾,才是在宅醫療服務的真諦。

我覺得在宅醫療,應該他一個很大的不同是那一種信賴跟委託的關係很強烈,我們也從醫療這一端我們也比較少防衛醫療,舉這個例子,譬如說他信賴你到家裡了,某部分你就是他第一個醫療諮詢的對象,那因為我們也因為家屬信賴,我們可以給出比較多大膽的建議,甚至說啊,我們會直接是影響他的決策,這件事當然會比較大膽一點點,那我們走到家庭以後,那就已經是決定要跟這個家人建立一些,除了醫病關係以外的那種情感連結,那這是我想在宅醫療跟一般的醫療應該很大不同。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陳英詔醫師-遍地開花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只要一通電話,醫生就能到病人家裡出診,這樣的醫療模式,現在正在發生。宜蘭羅東在宅醫療醫師陳英詔說,台灣的在宅醫療還在起步階段,能多一個醫師投入,就多一份守護的力量。

在宅醫療是每個醫師都可以做的 ,那現在投入很多在宅醫療的醫師他可能就利用他的下午門診或中午有空檔,譬如說我的case很少,這個老病人他就八九十歲沒辦法出門,那我就利用中午休息時間走去他家看他一下這樣。那專門型的是完全都在看在宅的,這樣的診所是非常少數,像我們這樣是少數中的少數。我們園區護理師有11個,然後有兩個社工,然後治療師,職能治療師有。所以我們現在團隊還蠻算蠻大的,那當初他的在宅醫療的設計是希望可以遍地開花,就是每個診所都能夠參與,那照顧幾個也好,你附近的個案沒辦法出門的個案,由診所醫師你就走到他家幫他看病。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陳英詔醫師-問題點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根據目前健保「居家醫療照護整合計畫」,只要是「就醫不便」,且經醫師評估認定有需要者,就可接受居家醫療整合計畫服務。服務範圍以機構所在地十公里以內為主,但願意組成居家醫療照護團隊普及率仍不高,陳英詔醫師點出問題點!

我們台灣的在宅醫療其實是正式名字叫做「居家醫療」,「在宅醫療」這個詞是從日本來的,那我們台灣其實copy了一部分日本的結構跟制度,但是我們現在是用健保嘛,撥的經費沒有很多,我覺得大概最大的問題就是費用其實給得很少,所以變成誘因很低。因為他需求是在的,不能出門或不方便出門的老人家太多了!我們有點小小使命感,是希望說我們可以做出一個模式,這是可以經營下去的,然後會不會有後面的一些年輕醫師願意投入這個領域。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陳英詔醫師-臨終尊嚴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能與家人朋友相伴,在家裡好好告別,對病人來說,或許就是最好的禮物。在宅醫療醫師陳英詔說,面對末期患者,他最該守護的,是他們尊嚴與心願。

在宅醫療其實他看的,也有人談這一塊,他有點像是陪伴的醫療,他必須在生命的末期,我們處理他臨終的症狀,我們知道他已經是要走了,那病人本身也知道,家屬知道,我們也知道,那大家都知道情況下,我們求的就是那個生命的尊嚴,就活著的那個尊嚴,譬如說我們雖然不捨但是去試想說欸我們讓他更有尊嚴的離開這件事情是一個很正向的事情,鼓勵我們還要繼續去幫助下一個,因為有太多太多的人,他是希望在家往生的。我們就會很驕傲說我們的個案大部分我們接手以後,都能夠在家終老,那這是我們團隊一個很大的成就感。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陳英詔醫師-韓大姊一路好走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我們去年有照顧一個韓大姐,有甲狀腺癌症已經很多年了,那可是我們其實已經討論,他不希望死在醫院。可是那一天的傍晚她就突然就失去意識。

在生命的最後,要怎麼走,才能最自在?在宅醫療醫師陳英詔談起病人韓大姊,他說那天她走的突然,先被家屬送到醫院。但想起曾與病人的承諾,讓陳英詔做了不同的決定…

那我就東西放著就跑到醫院急診室,後來我就只好問他的女兒說,她是希望死在醫院還是希望死在家裡?然後她眼淚就掉下來,他說在家裡,好就馬上安排21:29回到家以後就真的氣色就好很多,大概再隔了1小時就斷氣了。好像在醫院死掉跟在家裡死到底意義差別在哪裡?也許對當事人對活著的家人,都有些意義吧,包括你他走的時候,然後在他的房間,然後女兒幫他擦澡幫他換衣服,在那裡告別真的差太多了,那個尊嚴差很多。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陳英詔醫師-在宅醫療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冰冷的病房、刺鼻的藥水味,來到醫院總讓人神經緊繃。但如果,能在家裡看病呢?陳英詔醫師說,在宅醫療其實是高齡及末期患者的解方,能幫助病人在家裡度過生命終點,就是在宅醫療最大的價值。

我們就很像家庭醫師,真的走到家庭的醫生,以前這個早期就有啦以前都出診(台) ,就是我們固定每個月的固定時間去看他是定期巡查,還有一個叫緊急往診,突然發燒或是突然怎樣他們家屬會打電話給我們,我們就趕快找空檔時間趕快去看他,我們算是全台灣最少數的那一群,就是我們做了很多大部分的診所不會做的,就是比較做侵入性治療啦我們在家裡幫忙清創傷口縫合,或是做這一種安寧照顧,有點像是虛擬病房的概念。最大價值其實是在支援個案在家生活到最後一天。我們可以提供這樣的服務給他,那我們也覺得這是非常有價值的事情。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陳英詔醫師-烏干達壯遊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在宜蘭做在宅醫療的陳英詔醫師,兩年多前曾到烏干達擔任志工。在那裡,他脫下白袍、拋下身分與孩子面對面,卻驚訝的發現,預想的醫療觀念,幾乎派不上用場。

我們從醫師的觀點就會覺得說那邊那邊有很多愛滋孤兒,實際到現場又發現其實我們都想得太多了,所謂的醫療問題或是這些的問題都在生存之後,村子裡面的小學那很多孩子都生病啊的問題可是,最後解決方法是你給他一口乾淨的井水,他們喝到乾淨的水他就沒有生病。

體會過這場壯遊,他笑著說視野因此更開了。呼應在宅醫療,現在陳英詔踏入每個家庭前,總會先拿掉既有的濾鏡,因為每個家,都有不同的問題要克服。

你不是只有看到醫療的問題,包括她身處的環境,他為什麼會無法外出就醫,然後面還有照顧者的問題、經濟問題,要考慮的點是真的非常多。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陳英詔醫師-從醫志業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走進宜蘭羅東的一棟日式木造社區,一旁的甜點店飄出烘焙香,很難想像,在這個古色古香的建築裡,座落著一間特別的診所。

我是陳英詔醫師,那我現在是在宜蘭開一個在宅醫療專門型的診所。

因為在偏鄉地區,醫師-陳英詔不只看病,也走進患者的家與心,開始到宅醫療和在宅安寧照護。

一開始是做骨科醫師啦,不過當然有些機緣的關係,因為還有媽媽生病關係,接觸到安寧的這一塊,那等到我媽走了以後呢我那時候就開始去下鄉,住院醫師訓練完了以後呢,那時候長照醫療才剛剛起步,所以那時候開始是做長照醫療這十年。我覺得每一段的從醫的過程,都影響了後來我做這些事情。

陳英詔說,高齡社會,在宅醫療的需求只會越來越多,希望未來台灣的在宅醫療發展體制更完善,有更多醫師願意一起投入。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尹莘玲醫師-傷害源頭篇

企製團隊

我就是要幫忙他們,因為我不願意看到有任何小朋友死亡。

【白袍守護者】

做為一名兒虐驗傷師,尹莘玲看過無數個受傷的孩子,心痛的她不斷思考:難道不能從源頭就阻斷兒童被施虐嗎?尹醫師從傷口溯源,追到問題核心!
其實兒虐最大的問題在哪裡,在於家暴,所以你會發覺大部分兒虐的家庭其實家裡是有家暴的情況。這種家暴的父母親他有很大的可能會變成受虐兒的施暴者。

媽媽被打,於是媽媽打孩子,若不解決家暴問題,兒虐就無法治本。深入高風險家庭探究,她更發現,老人虐待問題也不少。

那甚至我發現可能不只家暴,可能還有老人虐待的問題,我跟家防也開始合作,老人虐待比較複雜是因為老人家他絕對不會承認,因為他顧慮的更多,而且他是會說謊,他說我沒有我都是自己跌倒這樣子,可是我們還是想幫忙。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尹莘玲醫師-永不放棄篇

企製團隊

我個性蠻強硬的,也是永不放棄的那種型。

【白袍守護者】

我曾經幫忙一個小朋友,因為他是繼母,用熱水燙他,過來給我看的時候其實已經變成疤痕,他屁股有那個軌道瘀傷,用很粗的棍棒打,那當時我就判定這個是兒虐,那當場那個社工也很幫忙就把他安置了,我以為從此噩夢就沒有了,後來令我難過的是,有一天那小朋友又出現了,可是身上有傷,那我這個當時就覺得不是已經安置了嗎?已經很安全了嗎,為什麼又有傷?那個社工師跟我說因為他們有一個叫「返回原生家庭計畫」。可是當他回去的時候,他繼母又虐待他,所以我心裡聽聽到我比他更痛,做這個驗傷的工作不是每次都成功,當中也受到很多挫折感這個就是給我最大的挫折感。那後來他們把小朋友帶過來小朋友看到我也是很開心啊:「阿姨~」這樣子,我心裡只要他那句話其實,整個心都心花怒放,覺得我多苦我都要做下去。

我是尹莘玲。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尹莘玲醫師-說不出口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在兒虐的個案裡,「揭開真相」也代表著安置守護的開始。但對某些孩子來說,講出真相也可能會造成另一個傷口。兒虐驗傷師尹莘玲說

小朋友其實他比我們大人更痛苦。我有一次碰到一個大朋友女生,然後她媽媽有個同居人,她知道媽媽很愛那個同居人,那同居人天天都在虐待她,問題是她愛她的母親,她知道如果通報的話那個同居人會,被關的話她媽媽會很傷心,所以她就只好自己忍痛承擔起來。社工就說:「你背部怎麼會有傷?」她說我自己撞牆,我天天撞牆,到最後社工實在是忍不住說我還是要拿給尹醫師看一看,結果拿過來給我看我就跟他說軌道瘀傷熱熔膠做的,那這時候小女生才承認,所以小朋友其實他比我們大人更痛苦啊,他有痛不能講啊,他想講不能講出來因為他很愛他的父母親,所以他們的心境其實是很複雜的。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尹莘玲醫師-兒虐傷痕篇

企製團隊

我很想跟受虐的小朋友說,只要你們有需要我這邊一定會幫忙。

【白袍守護者】

拿出自製的驗傷尺,認真比對每個瘀青跟傷痕,面對受虐的孩子,尹莘玲總是以專業看待一切,但在理性的背後,其實藏著她的溫柔跟心疼。

紅色、藍色、紫色、黑色,然後綠色、黃色,不同的瘀傷代表不同的時間,所以這個就是我的測謊尺,假設那個傷已經是黃色的,你是保姆我去問:「小朋友什麼時候受傷?」你就跟我說:「昨天跌倒。」那昨天跌倒應該是紅色怎麼會是黃色,我就知道你在騙我。那當然小朋友因為50%的傷都在頭臉部,假設一個小朋友走過你的面前,你就要懷疑這小朋友頭臉部有傷,那是有問題的。應該做的事情下一步就是打通報,通報113 ,這個113是免付費的你只要打這個電話,電話當中就會轉介給社會局他們的社工一定要處理尹莘玲,大家一起幫忙受虐兒。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尹莘玲醫師-解剖室整修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擁有追根究柢精神,台灣第一位女法醫-尹莘玲,當年獨自到美國進修,學成之後迫不及待回台貢獻所學,民國87年來到屏東服務,踏進解剖室,卻發現跟她想的不一樣…

以前的解剖室是非常老舊的,我們解剖屍體然後因為血淋淋,所以很多蒼蠅都會跑進來,所以就變成解剖其實是一個很痛苦的事情。我就想這個不好的環境可不可以改善?所以我去屏東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那個陳舊的解剖室,變成一個比較現代化的。

當年不畏輿論壓力,尹莘玲主動改造屏東解剖室,各地開始跟進。這股勇於改變的信念,讓她從一位法醫,到創立高雄醫學院的兒虐驗傷中心,她的善良與正義,總能號召醫院上下全力支持。

如果能夠幫忙的話,活人死人我都幫忙,我希望這個社會是變得越來越好。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尹莘玲醫師-心裡的傷痕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身體的疼痛,遠不及心裡的傷口。尹莘玲從法醫到兒虐驗傷領域,她看過的傷有好幾百種,最難癒合的,是在孩子心裡。

早期因為兒虐沒有那麼被人家注意的時候,我聽過一個小兒科的比較資深的醫師,他是跟我說,幾十年前他就看過一個煙蒂燙傷,那當時是在小朋友的腳底,當時媽媽是說菸蒂剛好在家裡,放在地上小朋友用腳踩的。可是幾十年後的今天,他覺得那個是有問題的,媽媽在騙他,為什麼? 菸蒂燙傷如果你看到是圓形代表什麼,菸是垂直下去的,而且通常我們最怕的是這種傷對小朋友以後的創傷是非常大的,當時的小朋友是壓力大到那個、因為施虐者每天都要燙他,所以後來他就精神上也產生一些問題,你有幫忙他,他就有機會脫離這個原生家庭,就是他施虐的環境,如果你不幫他,其實他沒辦法幫忙自己。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尹莘玲醫師-傷痕鑑定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當天,採訪團隊一進到尹莘玲醫師的研究室,很難不被滿桌的驗傷工具所震撼。她為了傳承兒虐驗傷經驗,特地拜訪特效化妝師,用矽膠做出來的傷痕當作教材,就是希望教大家學會辨識虐傷,一起守護孩子!

那我們就說最常見的棍棒傷,如果這個棍棒打下去,他底下的血會往兩邊擠,形成兩條血痕 (記者:兒虐特別的典型傷有哪些?特別的典型傷就是我現在跟你要講的,一個叫指尖瘀傷,我兩個手抓著你我的手指頭是圓的,當我很用力的時候其實我會留下一個圓形的瘀傷,所以這個叫點狀瘀傷,我曾經有個案子,小朋友身上有十幾個咬痕,我覺得小朋友受到這種咬痕創傷其實是很痛苦的事情,那只有我們醫師,因為我們是專業的才能夠幫忙他,那如果我們能夠幫忙的都不幫忙,他真的都沒有人幫他所謂的伸張正義了。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尹莘玲醫師-高醫動員篇

企製團隊

那時候重大兒虐致死的案件還蠻多的,所以我希望能夠跑第一線,把那些施虐的小孩盡量救他,那他們就不會死了。

【白袍守護者】

因為不想再看見更多孩子受傷,法醫尹莘玲在高雄成立全台第一所兒虐驗傷中心。

當初高醫做的時候是成立一個兒少的保護團隊,團隊裡頭每一科的醫師都有參與,我們有眼科醫師、有影像科醫師、也有小兒科醫師,還有小兒精神科醫師。

為了守護不擅表達的孩子,高醫動員各科別的醫生,卻發現身體上的傷驗得到,但心理的傷呢?

那我記得我們上次有個case就是這樣子,全身都沒有傷,可是小朋友他就是天天被父母親媽罵得很慘,那我們就請小兒精神科醫師來看,驗傷診斷書他寫一個「精神虐待」,所以就變成沒有傷的時候也不代表他沒有傷,我們現在看的是身體虐待另外還有一個叫精神虐待,那我需要不同科的醫師大家一起參與。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尹莘玲醫師-第一線篇

企製團隊

因為解剖的時候碰到、那時候真的碰到很多重大兒虐致死的小朋友,問題是,為什麼沒有人幫忙他?

【白袍守護者】

個頭嬌小、語氣堅定的尹莘玲說,法醫是為死者伸張最後的正義,但如果躺在解剖台上的很多都只是孩子,再多的正義又如何? 於是她決定站到第一線做兒童驗傷,為孩子發聲。

如果一個小朋友你看他全身都有這種五顏六色什麼顏色,紅色新傷也有舊傷也有、而且全身都布滿這些傷,你就知道這小朋友是長期受虐。躺在解剖室桌子上的都是已經死去的,被打得很慘的,當時覺得很難過,很難過是他已經死了,我的解剖報告可以寫得很清楚,什麼什麼什麼傷,他是怎麼死的,問題是我還能救他嗎? 救不到他,所以當時是很難過的,那心裡是想如果有機會的話我願意跑到第一線,我要救小孩,我不要看到屍體,我要看到活人把他救起來,那當時我想我要做的事情可能就是做兒虐驗傷,因為這個是我的心願。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尹莘玲醫師-法醫之路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尹莘玲醫師,常常被稱為「台灣首位女法醫」或「尹柯南」,但再響亮的頭銜,都不足以形容她的故事。三十多年前,剛畢業的她只是一位病理科醫師,卻因為一件他殺個案,人生從此改變。

民國78年就是高雄地檢署他委託高醫病理部做死因鑑定的工作,可是接了這才發現,原來這個死因鑑定工作他所鑑定的死因都是非自然死亡,當時我才發現這個範圍我不會,原來我們病理科裡頭還有一個次專科,「法醫病理」。

一顆追根究柢的心,讓尹莘玲隻身飛到一年只培訓兩位法醫的洛杉磯法醫中心,高強度訓練讓她更堅定要回到台灣,貢獻所學。

雖然他很想我留下來,他說你要不要留下來幫我們訓練醫生你已經全部學會了,我說謝謝你的訓練,不過我一定要回去,因為當時我已經知道台灣的法醫是不夠的,所以我知道我去學應該可以對法醫界有幫忙。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更生保護會-家庭支持篇

企製團隊

像我覺得就是更生朋友的話他只要有心的話,我們都很樂意去幫助他。

【白袍守護者】

小曹他是犯了就是,偽造有價證券,然後她知道說我們有更生保護這個機構可以出獄以後可以幫助他們,所以他在第二天就來尋找我尋求我們的幫忙。

當更生朋友鼓起勇氣改變,從技能訓練、輔導就業到創業貸款,更生保護會的力量,一直都在。更保會主任謝淑娟說,小曹很幸運,有一群支持他的家人,讓他順利重回社會。

因為他本身就是一個香港的燒臘師傅,他想要就是貸款然後開一家燒臘店,那剛好他的岳父願意提供高雄的有一個房子給他抵押,然後妻子的話也是在店裡面幫忙,那小曹他也不負我們就是家人的期望,經營燒臘店的話也開了第二家分店了~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更生保護會-更保光明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想照亮一個人,你不一定要成為太陽。在台灣更生保護會服務30年的主任謝淑娟,更像是更生朋友重生之路的一盞燈,提供陪伴與協助。

我在更生保護更保這個領域的話,我看了很多人性溫暖的光明面。

我本身是法律系畢業然後剛好就是司法官考完,所以我就在79年10月1號進入了更保總會。其實一般人會覺得說念法律係可能就是當律師去考法官,或是當律師這樣子,但是我覺得我一個律師的學姊他給我了一個句話,我覺得我到現在還難以忘懷,他當律師的話每天上班都是看到的都是紛爭,眾人紛爭的一面,但是我在更保的話我看到的都是人性溫暖的一面,少年之家中途之家的那個輔導長,他們幾乎都是為了孩子然後就沒有結婚。那更保的話他是一份助人的工作,所以我覺得這份工作的話我覺得是很有意義的。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更生保護會-阿珠姐之我不是詐騙集團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有紀錄的人要重新回歸社會,得比別人努力一百倍!台灣更生保護會能做的就是盡力扭轉社會大眾的目光。重回職場的阿珠姐慶幸遇到貴人。

當初我開始做保險的時候,我連一個人脈都沒有。以前有中華電信的電話簿這麼厚,每天晚上我就一個人在公司裡面,前面放一個鏡子,然後我就從那個姓氏最少的開始打,就逼我自己一個晚上要打兩個小時,要打300通,然後前面那個鏡子我都要微笑的這樣講!「你是不是詐騙集團?」我要還微笑講說:「我不是詐騙集團~」打300通大概有十幾個願意會聽我講到完,可是成交機率就是零。不知道哪一股傻勁我竟然打了4個月! 第一次就是約了一個吳老師,去苗栗那邊,就去我就簽了四張,那次給我一個很大的鼓舞!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更生保護會-阿珠姐再給我一次機會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再給我一次機會」這句話對吸毒者來說很容易變成放羊的小孩。吸毒11年,戒毒20年的陳慧珠感受太深刻!

有時候常常我出去演講,講完之後了就會有人來問我,啊我的誰誰誰在吸毒,那我該怎麼樣幫助他? 第一個就是不要給他錢,但是你對他的關心不要少。因為我相信只要是讓他走對的一個方向,他要改變的路就不遠了。

因為當初我也是無路可走~媽媽都罵我是垃圾。那是她因為她看到了我後來住在中途之家,五年六年後之後慢慢改變,她才開始接納。當然是要自己改變,因為你講再多「再給我一次機會」,然後你講那麼多的山盟海誓,結果你又犯錯,傷的更深的是你的家人~因為你講得到做不到。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更生保護會-阿珠姐之想要變好篇

企製團隊

我覺得她改變太大了!現在就是我們的一個老師了!一個輔導老師~

【白袍守護者】

阿珠,他是年輕因為就是吸毒,然後入監服刑,那她在台中女子監獄服刑的時候,他有聽到我們更生保護會的宣導,所以他知道有「馨園中途之家」,他就到我們中途之家去住,那時候他也懷孕了,把小孩子生下來然後做完月子,然後重新找工作,她等於是重新復歸社會這樣子。

台灣更生保護會主任-謝淑娟,從阿珠姐入監介入輔導,到出獄轉介收容,一路看著她榮獲金舵獎,成為反毒真英雄,那雙溫暖的手始終沒有放開。因為,當一個人想要變好,世界不會遺棄你。

(記者:你最常跟裡面的同學分享的話是什麼?)

我說我們不要跟別人比,我們跟自己比賽就好!最大的敵人就是我們自己!

(記者:更生保護會對你來講的意義是什麼?)它就是一個無形的,好像是在幫助人的一對翅膀,我到後面才真正的去明白就是說它在後面支持的力量是很大的。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更生保護會-阿珠姐之人生路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人生的路,有人像國道,一路平順;她卻如北宜,九彎十八拐。阿珠姐當年因染上毒癮,鐵窗三進三出,幸好有更生保護會和中途之家的支持與陪伴,才能走出來!

當我第一次進去關的時候,我在裡面表現得還算不錯嘛。那個毒癮戒掉時候,那時候心裡的那種寬廣~我真的沒有辦法去形容喔!然後很快的就在四個多月之後,我就因為也表現不錯就報假釋,可是沒有想到說我跟我先生吵架之後,我又回頭去找毒品~

那時候我肚子裡懷了一個孩子,因為我的身上連一塊錢都沒有。然後選擇中途之家 更保之愛真的是讓我…(哽咽)一直到在,我已經離開中途之家那麼多年了,20年了~可是他們對我們的關心,跟一些幫助,到現在沒有停止過....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更生保護會-阿珠姐之魔爪篇

企製團隊

我是陳慧珠,其實我是一個很微不足道的人,也是曾經過著一個沒有明天的人。

【白袍守護者】

採訪之前,阿珠姐很不好意思地說,他跟白袍一點關係都沒有,「黑著底」,哪有什麼採訪價值?我說你現在是反毒大使,也是更生保護會的「傑出校友」,是個有翅膀的守護者,說說你的故事吧~

我記得那時候我國中二年級的時候開始變壞,我還沒有18歲我就踏入了那個八大行業,我幾乎是被捧上天了。結果選來選去去選到一個賣龍眼的~(苦笑)那時候朋友就把安非他命拿出來給我用。

那個毒品就像一個魔爪一樣,扣住我的臉。

吸毒這條路,他是一條不歸路,但是戒毒這一條也是不歸路,無時無刻你一定要在正確的一個路上,要做一個能夠影響別人的人,而不是一個被影響的人!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更生保護會-反轉家庭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創立已經76年的台灣更生保護會,陪伴過無數受刑人、也守護他們的家人。

我是台灣更生保護會台中分會主任謝淑娟。我99年的時候就有接到一個檢察官轉來的案子,她媽媽的話他是就是因為心情不好然後後來酒駕,那因為她還有帶一個小孩子才小學五年級,他們家是用撿來的看板啊然後棉被啊,組合的1個一個房屋,我們這幾年的服務當中我們發覺很多更生朋友的子女他們真的非常優秀,台清交都有,所以我們是期待說,透過他們的子女能夠反轉他們更生弱勢家庭。

我是台中更保分會的主委,我叫廖學從。那如果要反轉這個貧窮只有受教育,那我們這裡就成立一個菁英獎學金計劃,來協助這些更生人的小孩子,他的長輩應該沒有去再去犯案的那個動機跟目的了。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更生保護會-打開心門篇

企製團隊

救一個人,先救他的心。

【白袍守護者】

他們不是醫生,卻想盡辦法要讓更生人重獲新生。當鐵窗倒數的日子結束,對更生人來說,一切才是開始。要鼓起勇氣重新踏入社會容易,難的是打開社會大眾的心門。

我是台中更保分會的主委,我叫廖學從。

說實在的社會的人聽到更生人都會怕,其實他也是人欸,只是一時情緒或是犯法,我們台中分會更保會這邊負責輔導他們就是創業就業,在協助這些更生人來讓他重歸社會,那我感動的是,尤其是我們更保會的同仁因為人數不多,從他監獄出來,那就給他旅費送他到家裡我想有些家人也做不到這一點,隊這些人不會放棄,那我們秉持就是同理心慈悲心的心態來協助他們,所以我認為說做這一份工作非常有意義啦。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更生保護會-再站起來篇

企製團隊

更生朋友的部分的話,我覺得就是關懷陪伴很重要。

【白袍守護者】

民國35年,台灣更生保護會成立。從受刑人的出獄安置、輔導就業,到技能訓練,陪伴過無數的更生人,協助他們走出鐵窗後能夠更快迎向藍天。

我們更生保護會今年已經邁入第76年了,現在目前有20個分會,幫助的對象最主要是針對出獄人等,讓他們在這邊重新再出發。因為更生人他出來的話,經過統計如果說他有一個穩定的工作的話,他再犯的機率就會很小。所以我們輔導就業的部分的話我們現在都是積極去開發一些愛心廠商能夠提供跟那個就業機會給他們。像我覺得就是更生朋友的話,他只要有心的話,我們都很樂意去幫助他,其實看到他們都能夠順利的走,這個就是就是我們繼續從事這份工作的一個原動力。

我是台灣更生保護會台中分會主任謝淑娟。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彭仁鐸-陪伴聆聽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我們自己的遺憾就是說妹妹離開了我們真的沒有更多機會更認識她,我回頭看,從他告訴我們有人在網路上攻擊他到他離開中間大概有半年的時間,回過頭來想就是說我們那個時候也不懂得怎麼陪伴,其實我們那時候就跟他講說不要看,只是在網路的世界裡面我覺得現在對於年輕的孩子們來說,要離開網路比不吃飯還難。

所以,我最大的心得其實是說如果你希望好的陪伴,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聆聽,那如果假設今天真的個案就發生在你身邊的時候我覺得,懂得聆聽這件事情很重要,不容易做到,畢竟大家就會在陪伴的過程當中加諸一些:「唉唷我覺得其實這沒什麼啦」,可是需要陪伴的人有時候他不見得要聽的是不是你告訴我方法,他其實是要的那個陪伴的那個溫度。

我是心地好一點霸凌少一點發起人彭仁鐸。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揭開傷害的根源,看見網路的另一面。

彭仁鐸-洋蔥理論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我們人就像一顆洋蔥一樣,我們最核心是我們自己嘛,從小的時候我們最外層包著就是我們自己的家庭,就是原生家庭帶來的影響,隨著我們求學我們就後面多了一層就是我們還有,求學就是學生時代人際關係,當我們開始到職場工作就到另外一層,一層一層包裹,網路世界其實是最後加進來的那個最外層的,很多問題其實在一開始的原生家庭也好或者是他的求學時代也好其實就已經發生了嘛,我們不見得有辦法透過網路的力量去真的回到解決很深層的問題。只是說不管你遇到是什麼樣子的問題,我們做的事情就是透過網路這個孩子比較熟悉的場域把援助的力量帶進來,每個人都會有他低潮的時候,我們會在一個你找的到地方,就不要讓自己覺得你自己是孤單的。

我是心地好一點霸凌少一點發起人彭仁鐸。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揭開傷害的根源,看見網路的另一面。

彭仁鐸-生命陪伴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妹妹因為霸凌成了天使,讓彭仁鐸看見文字原來也可以壓垮一個人。於是發起「心地好一點,霸凌少一點」粉絲專頁,白天工作,夜晚就守在電腦前,傾聽陪伴無助的孩子們。

不是每一個案子,都是快樂的結局。一開始我也會覺得很自責,其實也有遇到就是我們陪伴到最後他還是離開的。那我們有機會能夠把孩子就說你按照比例來說我們的確也有離開的可是,經過我們陪伴之後其實他畢業之後回過頭來跟我講所以他現在回到職場他覺得,過去的霸凌案件沒有影響到他心情,給我們這種反饋就覺得很開心。這一段經歷我覺得如果有辦法讓他面對下一次低潮的時候他會知道說,其實有人可以陪他,這件事有就好這件事你就已經很有意義了,其實真的如果能夠當初說要我們能夠幫忙一個,就夠了,只是很遺憾就是那個人不是CINDY而已。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揭開傷害的根源,看見網路的另一面。

台灣展翅協會-值得被愛篇

企製團隊

每一個人都有值得被愛的權利,對然後是無條件的,就是說你不用拿什麼東西來交換。

【白袍守護者】

我是台灣展翅協會的社工督導 我叫薛芳芹。

其實社工就是對人的服務,我們其實在做的一個叫做助人自助的工作。

我們的孩子或是說我這邊接觸的其實他們就是受在這個網路世代所謂酸民文化,或者是說有些霸凌的情況,我覺得性暴力也是阿性剝削也是,兒少性剝削其實講的就是說,拿了一個東西來交換你的身體或者是你的性自主權,可是所有你的被愛不應該是有這種交換的。

我想要對青少年的孩子們說,就是說不管你的人生中遭遇到什麼樣的關係上的挫折也好或是說你想要追尋的東西其實是,在這個路程中你跌倒過,但是你要相信就是說,你都是值得被愛的,你與生俱來就有被愛的那個價值,所以不要對自己覺得說我得要犧牲什麼才可以獲得那個愛。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展翅協會,看見網路的另一面→

台灣展翅協會-改變發生篇

企製團隊

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的可能性,然後改變是會發生的,每個人都有權利擁有夢想。

【白袍守護者】

個頭不高、說話輕柔,眼神卻堅定不移,她是台灣展翅協會執行長陳逸玲。投入防治兒少性剝削工作二十多年,在這裡,每個孩子都有沉重的過去,如何把陽光帶進他們的世界,是她一生的志業。

我覺得,應該說我很高興我選擇了這樣子的一條道路,不管是服務被害人也好或者是說我們真的希望可以創造一些改變,他不是一朝一夕的工程,他其實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的時間。

可能有一些孩子或青少年現在正處於人生的一個低潮,但是大家要相信這都是一時的,事情他總有一天會過去,當他過去之後,你會看到一個不同的世界。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展翅協會,看見網路的另一面→

彭仁鐸-霸凌同理篇

企製團隊

夾雜在網路裡面的所有的行為,其實說到最後就是人性。

【白袍守護者】

很多孩子會覺得說,他覺得霸凌沒有什麼,他覺得會遇到霸凌的人都是抗壓性比較低的,你如果沒有在那個世界的中心,你很難想像這個群眾或者是周邊圍觀的人一個一個進來的壓力的傷害有多大,如果你沒有低潮真正低潮過你不會理解那個低潮有多難爬出來。要解決霸凌的問題其實真的是解決人性的問題。為什麼我們名字會取叫做心地好一點,霸凌少一點其實關乎大家使用的起心動念嘛,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從18年開始推廣同理心,可是同理心那個empathy 就是說我不是覺得你可以站起來而是我下去跟你一起經歷那個低潮然後一起走出來這件事情其實才是真的陪伴嘛。

大家好我是心地好一點霸凌少一點發起人彭仁鐸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揭開傷害的根源,看見網路的另一面。

彭仁鐸-粉專創立篇

企製團隊

很多人他在這個網絡世界裡面,遇到真的事情的時候他不見得找得到一個他信得過的人去講他心裡面的秘密。

【白袍守護者】

五年前,藝人楊又穎離開的那一天,也讓她的哥哥彭仁鐸,生命轉了大彎。不久之後,他創立的「心地好一點,霸凌少一點」粉絲專頁上線,彭仁鐸開始在網路上陪伴受到霸凌的網友們。

Cindy離開是因為霸凌的關係,我能理解那個心裡面那種孤獨因為我知道我自己的妹妹曾經有過這樣子的經歷,他通常不會選擇跟老師說因為他很怕講了之後被貼標籤嗎,他不見得放心跟自己的同儕說,他怕被笑,當然是很大部分是他不願意跟他父母說,當初我們做這件事情希望就是我們經歷的這種悲劇不要在別人的家庭裡面發生,我們也很想跟CINDY講說他交付給我們的任務我們有很努力的完成。

我是心地好一點霸凌少一點發起人彭仁鐸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揭開傷害的根源,看見網路的另一面。

台灣展翅協會-網路誘拐篇

企製團隊

網路誘拐指的就是說透過這個網路或者是科技的方式,和孩子建立關係發展關係,他的目的是為了和孩子有性的接觸。

【白袍守護者】

誘拐為什麼可怕,這個加害人他其實他會善於利用孩子的這個脆弱性,例如有一些人他其實會潛伏在網路上,觀察說這個孩子她平常喜歡的東西是什麼,找到一個什麼樣的一個點切入跟孩子去交談,那當然就很容易可以取的孩子的一個信任,覺得說啊你其實是這個世界上最關心我的人就是你了,即便我們會看到說有些孩子即便是被害了他們還是會,覺得沒有辦法接受或不相信,大人他其實是為我好,或是他其實是愛我的啊,我覺得是去協助孩子釐清說他以為的關係可能不是他以為的那樣子的一個過程或那樣一個事情其實是,一個傷害或是一個犯罪。

我是台灣展翅協會 陳逸玲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展翅協會,看見網路的另一面→

台灣展翅協會-改變種子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性別平等的天秤,到底該怎麼平衡?這是投入性平工作的陳逸玲二十幾年來一直在思考的問題,談到這一切的原點,她感慨地說

我印象深刻是在我高中的時候,發生那個鄧如雯的殺夫的事件,鄧如雯這位女性,婚前她其實被她的丈夫性侵的,那在當時的社會環境就覺得說,你被性侵害那你就跟對方結婚就好啦,那結婚之後,這個丈夫他又長期的家暴,那鄧如雯被家暴很長一段時間之後她就是受不了了,所以就失手把他的丈夫殺死了。

對我來說是一個契機或者是一個種子,對就讓我覺得說我希望對於性別這樣子的一個領域有更多的一個認識跟了解。

我是台灣展翅協會 陳逸玲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展翅協會,看見網路的另一面→

台灣展翅協會-展翅創立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1994年,台灣展翅協會為了防止雛妓問題而創立。20多年後,網路的出現讓每個孩子擁有了自己的小宇宙。但是,在這些平行的時空裡,網路安全問題也像一張張不斷擴張的網,佈滿在我們看不見的角落。

現在的性剝削像是透過網路要求這個孩子傳送自己的私密影像、性私密影像。加害者他透過網路他可以接觸到更多的孩子。我們最擔心的一個結果就是是說在網路上他就不會有完全被刪除掉的一天了。也會鼓勵家長希望家長還是要和孩子討論他在網路上發生什麼事情。甚至有時候玩一玩孩子在玩的遊戲,了解說這個遊戲原來是這樣,那這個遊戲裡面他有沒有可能有一些潛在的一個危機。

我是台灣展翅協會 陳逸玲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展翅協會,看見網路的另一面→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早療影響篇

企製團隊

我覺得我們的工作是真的可以去影響或是改變一個人的生命歷程的。

【白袍守護者】

六年前,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來到了新竹北埔鄉,成為孩子的守護者。在這裡,發展遲緩的孩子就算輸在起跑點,他們背後還有這群溫暖的加油團,用早療陪伴每個小生命。執行長陳力磑說。

我覺得這是一個讓我可以獲得很多成就感的地方一個部分是,透過我的一個投入或是透過我們的一個協助,這個孩子他原本的未來可能是不被看好的,你會看到很多孩子其實是被學校老師或家長直接放棄的,但是透過我們協助之後,這孩子好像又有了第二次的一個機會,那我覺得這是一開始讓我非常感動的一個事情。有趣的是我還看到一開始我們就是Focus在兒童而已,但是後來發現其實透過孩子的改變,讓整個家庭爸媽對孩子態度改變,甚至影響到整個家庭,甚至有時候會影響到老師整個帶班的一個方式,我會覺得原來我是一個人是可以改變到或是影響到這麼多人。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為發展遲緩的孩子點亮未來的希望→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早療標籤篇

企製團隊

我比較不會去著重在孩子是自閉症或是過動或是智能障礙或是什麼的,我覺得這部分是幫助孩子幫助我們了解孩子有哪一些特質。

【白袍守護者】

我覺得多數的人或是一般社會大眾其實對於可能發展遲緩孩子或特殊需求,的一個認識不太足夠,當我們對這樣子的議題不認識的時候我們可能就會害怕,或者是想保持距離,所以現在其實很多家長會很害怕,去醫院做檢查或是做什麼篩檢就是怕我的孩子被貼上標籤,我就會跟他說其實這個標籤是我們大人自己貼的,孩子就是孩子,只是他可能因為有哪一些先天的原因,造成他在生活上出現某一些障礙物或是不足人的地方,那我覺得可以去思考的事情是未來我們如何讓社會大眾去更了解或是更包容我們這樣子的一個族群。幫助這個孩子可以更好的是融入到我們家庭或是生活裡面。

大家好我是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的執行長我叫力磑。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為發展遲緩的孩子點亮未來的希望→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生命可能篇

企製團隊

【白袍守護者】

在偏鄉,很多發展遲緩的孩子需要協助,對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職能治療師呂子涵來說,一路上有付出、也有獲得。

那我從事職能治療師這個行業目前是第六年。職能治療師跟個案的關係比較像是我們是一個PARTNERT的關係,我跟你一起往前走你會給我一些回饋。然後我們就彼此互相學習彼此互相成長。那個大概是我剛到新竹工作的時候,遇到的一個小朋友,那他是出生的時候缺氧,所以出生沒有哭,然後臉是黑的,當下的產科醫生就幫他做急救,那當時醫生的預後是沒有很好的,將來他可能將來是沒有辦法走,也沒有辦法坐,也沒有辦法站,那這個孩子大概到,回來開始做復健應該是6個月,一直到現在應該是兩歲多,我們第一次看到他站起來的時候,其實是很感動的。對將來可能可能扶著助行器是可以走的,所以其實生命會有很多你無法預期的可能,但是我們要一直一起做下去,如果你現在就放棄了那就什麼都沒有了。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為發展遲緩的孩子點亮未來的希望→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家長成長篇

企製團隊

就是我們療癒介入之後其實孩子的成長以及家長的成長其實都是我們可以看得到的。

【白袍守護者】

這個家庭本身就是低社經地位低收入戶,他們家有四個孩子,推測大概都是因為家庭環境的影響並不是先天的,老三的部分的話主要是他坐不住,然後已經三四歲了還在吃奶嘴,那叫了他的名字他好像也不太有反應,就是老么的部分的話,已經兩歲多了怎麼都沒有聲音,兩歲多照理來說孩子應該要會講爸爸媽媽,拜拜謝謝這一些簡單的基本的口語詞彙,那其實在跟爸爸媽媽還有阿嬤溝通過程中他們都覺得,那孩子就等他大一點進入到學校真的有需要那再說啊,服務了一年多之後突然有一天,爸爸主動跟我們說,社工老師,我們家那個小的啊現在都沒有口語欸,他是不是有需要去做評估啊,對然後所以這一點是我們覺得說,進入到家庭裡面去真的有讓家長改變了他的一些對於兒童發展的概念跟想法。

大家好我是行動療育協會的社工師恩慈。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為發展遲緩的孩子點亮未來的希望→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孩子成長篇

企製團隊

現在這邊很多新住民的家庭,爸爸媽媽忙於工作忙於生計,所以這個孩子只是什麼,被養而已。

【白袍守護者】

大家好我是北埔鄉立幼兒園的宛之老師。他打算入園的時候我們就開始觀察這個孩子,發現到他不太會說話。而且他來的時候是整個全齒都是蛀牙的。然後你跟他說什麼都聽不懂,請他拿碗聽不懂,拿湯匙聽不懂,他只有他自己,世界只有他自己。我們都會帶孩子們去爬山,我在山上過程中一路上就一直跟他講話,啊你幫我看那個花朵是什麼顏色,白色的耶有幾片花瓣,有五片,就一直跟他講話,後來慢慢他會分享了,會跟別人做遊戲,這個就是她進步的地方。

大家好我是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的執行長我叫力磑。不管是特殊的孩子還是一般的孩子,他們就是孩子!所有的孩子都是想要開心的跟別人玩,想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也許他可能還沒有學到正確的表達,也許他還在成長的過程當中,那我會希望大家可以去多包容然後多去了解他們。

【始中衛愛守護你 CSD中衛 關懷角落 讓愛遠播~】

台灣行動兒童療育協會,為發展遲緩的孩子點亮未來的希望→

現在,或許不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但絕對是個《共好》的時代。
那裡有需要,就往哪裡去。
全民守護的道路,不是一個人走,是「醫群人」,一起走!